阳光里的那个人

人只有思念之情,有可能对物,也有可能对人。是的,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被思念的理由。 而我也有,但我要写的就是他人的思念阳光里的那个人爷爷。 大家都知道钱是最疼爱自己了,我也不例外,从初中开始不是小学开始,我是一个星期只能回去老家,每次爷爷都会顶着太阳或雨水等我。 打开厚重的日记本,仔细查找找到阳光里的那个人,有一次我很早就放学回家,料到爷爷依旧会在家门口等我。我特意绕道的走快走到家门的时候,哎呀突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

那棵香樟——陆宇乾

“啦啦啦,啦啦啦„„”我哼着欢快的小调,走在放学的路上。太好了,放学了,总算能放松一下了。  又经过了门前的香樟树,每次走进香樟树,总觉得神清气爽。一阵微风拂过,深吸一口气,便觉得香樟树身上有着其它植物没有的香气。

卖煎饼的老奶奶——陆宇乾

记得三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因为老爸出去办事完到了家,所以没来得及吃晚饭,我们就急匆匆地出门了。三月的风还夹杂着寒气,走大马路上的我,又冷又饿。在路过幼儿园门口的桥口时,眼尖的我发现了一个卖煎饼的摊位,看摊上还算干净,为填饱肚子,我们便大步流星的向摊位走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煎饼味道真是好极了。

入秋——钱怡

  根据地理老师所教的,九、十、十一月是处于北半球的我们的秋季。南方的秋天没有明显的树叶枯黄坠落的景象,树叶一年四季都在飘飘落落,甚至觉得学校里,在几场春雨后落下来的堆满沥青质地的道路的叶子才是一年中分量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