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株菩提——陆宇乾

 

那株菩提走了近百年的岁月,仍在无你无他的开花。

对于这住菩提,爷爷说这是建村时载的,可谓是一棵奠基树了。这是一株神奇的菩提,因为只要在他更前烧柱香有求必应。

我依稀记得小时候,爬上菩提树菜了菩提果,因为听大人说吃了它的果实就可以成仙,那扁平的果实长相不佳,不过吃起来到有些酸甜,很爽口。只是吃了那么多都没有成仙,气呼呼地折下几根数枝胡乱一搞,蹦回家中。

关于菩提树的记忆也就这些,处于敬畏,我又去仰望这株菩提树

世事繁杂,人们总是抱着各种目的去膜拜这种菩提,祈求改变他们的生活现状总是带着各种贡品和纸钱,显得十分华丽而又浮夸。我两手空空却有平静和谐之感。菩提静静的立着,溶溶在风中,看着他对慕求名利的人诀别的背影,仿佛多一声赞叹也都多余,只是静谧安然,没有欲望。

菩提在一直都在,无法改变它的姿态,要的只是面对红尘烟火,心中如初时平静。

命运安排我们出生,经历尘世,都说世态迷离,我们常在如烟似海中迷失过自己被缭绕的烟火呛的不可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年当初的纯净已渐行渐色,如今留下的只有满目疮痍,当你行走在红尘陌路上,独自一个人行走,背包里装满了人间的故事,内心却越发的空荡,此时又该何去何从?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总有形形色色的人闯入我的途中,却无法给变我的路途,红尘陌路上独自一个人走,那时山和木可以两两相恋,日和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一是一个人的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就像那株菩提静静的守护自己的一方净土,谁也无法改变谁也无法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