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 黄子纳

一个下午在做陶泥,做时有听见他人说下雪了,当我走出大门,那雪便是扑来,外面寒气肆意。这珍珠般的雪粒子直往我的头发里、衣领里钻,痒酥酥的、凉冰冰的,使得我直打哆嗦。

渐渐地,雪越下越大。本来下的雪花如雾一样轻而朦胧。刹那间,大雪铺天盖地地刮过来,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便如天女散花,群仙起舞,顿时耳边只感觉这些飞雪壮歌,气势逼人。我不得不加紧衣服,在大雪中缓慢前行。千变万化的雪有时似柳絮轻歌曼舞,有时如花瓣洋洋洒洒,有时像杨花悄然而降。一片白雪皑皑、并无生机的景象却透露着一丝丝美好!

这雪落在地上,落在房上,落在行人的衣服上、头发上。这时它已不是柔弱的天女,而是冰雪世界中的女王,降临万物,不可回绝,一切只有妥协。这妥协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白色的雪花与世间万物搭配得宛若天成。白色与白色在天地间交汇,消退了整个黑夜的脚步。万物都藏匿在水银色的梦境之中,悄悄地注视着外面的一切,天空也开始释放出微茫的白色。

我的心如止水般平静,静静享受这飘渺的灵境。我静看它恣意舞动身姿,随风跳上几支舞,向月色诉说几句衷肠,这场飞雪不会宁静。

黑夜,漫长而寒冷的回家道路因此也有了一丝乐趣。

《飞雪 黄子纳》有2个想法

  1. 雪的世界,雪世界的人交会融合,人雪一体,在这个冰封的世界,成为永恒的冰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