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婚礼——梅克寒

2015年的双12,注定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我的表哥将在合肥,这安徽的省会举办婚礼。

11日下午,我们一家便在常州乘上动车,向合肥飞驰去。天色渐渐昏暗起来,我想起,这个大家族的第三代也开始开花结果,不由得一阵激动欣慰,可是,在生命蓬勃成长的同时,它也开始老去的进程——忍受多年病痛的外公,会像我们一样早早开启行程吗?

12日上午,紧张地安排了好一阵,就等客人就坐,婚礼即将开始。我期盼着,可以望见远方的亲人,在合肥这座大城市有一次温馨的团圆。接近11点,早晨5点便起程的外公外婆终于到达了酒店。

我在前面迎接着,竟有些紧张。电梯门缓缓打开,迎面站着的便是外公。他披一件土灰的大衣,显然不配他瘦削的体格,脸庞凹了下去,看起来脸色更暗了,只有两个突出的颧骨泛起干燥的光泽。他被外婆搀扶着,仿佛全身都在摇晃着向我走来。只有目光是炯炯有神的,透出欣喜。

这时那个大嗓门、硬朗的外公吗?我迟疑着,久久不敢相认。外婆却满身欢欣,像是进城的孩子,不停的说不停地说:“要不是你大哥结婚,我们也不会来这大城市······”

婚礼开始,十几桌的菜陆续上了,外公坐在席上,却不动筷,他身体虚弱,许久不能进食了,只拿一盒酸奶,我们吃一块,他便吸一口。面对自己的孙子的婚宴,他不知是渴望还是无奈。

外公对我说:“我们这一大家子,今天总算团圆了,我算过,一共12个人,待会儿照一张全家福!”他惦念着这件事,仿佛只为这一张照片而来。婚宴过后,外公连表哥的新房也没去,只照了这一张他盼望已久的全家福。

刚下午1点,外公外婆便要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5个小时的奔波。外婆透过车窗对我说:“寒假一定要来玩啊!”车已开动,她的手还伸着向我挥动,慢慢驶向远方。这车里,也定有外公的不舍与无奈。

就这样,外公结束了或许是这辈子的最后一件大事。我望着远去的外公外婆,鼻子酸酸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