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花季 d王亿尧

走在花季

如我说,民国是一个花季。
前一脚,大清花盆底鞋的奔跑声仍余音于耳,身后,战火以及四起的狼烟已在面面相觑。它看似那么的安静,可空气里却布满了喧嚣。
但,于我,是中意它的。
大概是为了点上绛唇的女子低绾的发,大概是为了黑白的西装和锦绣的旗袍,为了地上有轨电车的窄窄铁轨,或是浪奔浪流[……]

继续阅读

再看《小时代》—杨雪晴

之前思绪很多,一经时间,写的冲动都被消磨了。

我觉得我还需要一些青春的火花、摩擦、碰撞,因为我不可能那么成熟的。

该来的,都要来,不要刻意去避免,那只是逃避,而且现在我觉得,人到终点时,起码自己会觉得美满、幸福。

其实关于《小时代》,我印象最深的一直是顾里。郭采洁完成的顾里既颠覆了她的人生,也让我一直心心念念着顾里。谈起顾里,脑海中就是这样的画面:头从侧面高傲地转向正面,精致玲珑的尖下巴在空中绕出一弯稳固的弧度,往上走时,双眼皮越来越明显,,傲人的神气呼之欲出,又立刻收住。再微微颔首,眼睛迅速放大,根根分明的睫毛把双眼皮分割成一格一格,一种来自男人妩媚的自信,从往上顺势耸起的肩膀上放射出来,这就是顾里的气场。[……]

继续阅读

活着—卢欣昀

一眨眼搬家有半年了。想起当初整理东西打包时,房间里堆到完全没有空隙可以走路转身,每天要从箱子上爬上爬下,唯独书桌前还能空出点地方来,得空时就蹲在椅子上吃快餐,看会书。结果也就这样过去了半年,现在每每凌晨去对面马路的便利店买东西,缩着脖子成个熊样,路过总是被呕吐物和不明液体联手晕染ktv,过一个短得只在三十秒内的绿灯,回走时隔着马路就能看见新卧室的飘窗上印出一团很小但依旧能看得清的轮廓。包子睡得死去回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