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眼神

此刻,我才意识到那眼神已然遥远了。——题记
一年的庙会又至,街巷繁华,人涌如潮。记得那时来往的车辆自是不能通行的,便常有管事似的人到处叫喊,惹得四围的直笑他们的“迂腐”。我可不就瞧见一个,当是众人之中笑得最放肆的,就是穿着一件青罩衫的那位,远远站着,一双明眸佛如总能给他的摊子平添几分亮色,我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成了摊位的常客。
青罩衫的摊位美其名曰“游龙飞凤”,实质上也不过是普通不过的“套人人”罢了。每每青罩衫总是那么远远站在最后一排,远远看着他的顾客。我便遥遥拿起圈子,用力掷去那个方向。他的眼睛一如既往明亮,远看上去一半充溢着幻想,一般又洒落希望,一切在他眼中似乎都迸发着活力与生机,定是镀上了金焰银光,永远熠熠生辉般。
随着庙会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多的顾客与小贩进入这片街区,而青罩衫仍在老地方陪着他的老营生。记得那时他开始显得微胖起来,仍是站在远远最后一排,不过却显尽了悠然自得。他的眼睛分明更亮了,分明一半充溢着昂扬,一半又洒落辉煌,在他的眼中,成功如同硕果般竟也能飞溅了,理想顶峰的光芒似乎咫尺可触,正是春风得意需尽欢之时吧。
依稀记起来,最后一次见到青罩衫时是在公交车上。我望向熟悉的地方,又见了青罩衫时居然是惊喜万分的!他仍是那件标志似的罩衫,不过却薄薄的,如同雪融化在他身上一般。此时的他,清瘦而动作迟缓,霎没了以往的神采。他有好几秒呆呆注视着自己原来的摊位,我于此刻提前下了车。我提前下了车,居然害怕似的只敢远远瞅见,又似乎整个人如同凝固一般。正是这不必却又必然的远远一顾之间我再次看到了那双眼,那时怎么样的眼神啊?远远瞧上去一半淀着颓唐,一半又是一派凄凄凉凉……忽然意识到青罩衫要向我这个方向走来,便跑开了,只是一次都没回头……
此刻,我才意识到那眼神真的已经遥远了……
后才得知,我们村要应承部分交通道路,已不再允许有庙会了摆摊位了。可是,那离去的遥远的一双眼,却淅淅沥沥而凛凛镌刻着一个时代之瞳。以前,青罩衫总是远远看着我套圈子,不过那一切似乎都不过是几步之遥。现在我明明就站在他原来的位置,才感叹于我们此刻心与心之间的遥远。
一个时代之瞳的远远逝去,我望向天际,远方仿佛又隐约重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眼神,更多的许是不曾见到过的神色,当是一半充溢着无尽的苍茫,一半又星星洒落着希望的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