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一扇窗—卢欣昀

窗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有光偷偷透过缕缕纱窗,尘埃在光线中打转,“哗啦——”打开橘色纱帘,细尘四处逃窜,阳光直扑在脸上,明亮的、硕大的、世界就那样呈现在我眼前。

窗外不是繁华的商街,空气中透着清新的水汽味,那是一座小花园?不,那只是普通的、楼旁的一角。一楼的老夫妇钟爱植物,他们将那儿打理得如同书中所说的“秘密花园”,绿藤缠绕着铁窗,碎花遍地,隐隐有鸟鸣。

“咔嚓”,一楼的那对老夫妇打开了窗户,他们的那扇窗是那么大,从对面看去,里面一览无余,他们透过窗户给窗外的花草浇水,实践就那样静止,窗似乎成了硕大的相柜,把温馨与爱框住,偶尔有人走过,他们热情的打招呼。“哟,今天可真早!”老头向路人招手,路人挥手笑:“今天早班,你们天天这么照顾花草可真辛苦啊!”老夫妇都笑:“是呢,很辛苦呢。”他们就那样笑着,朴实清新。

他们的窗户只要开了,就不会关上 ,你或许会问:“那灰尘呢?至少关上纱窗啊!”,除了夜晚,那对老夫妇总坚持几家要“全面开放”,不仅窗开着,连门也关不上。就像回到了旧时代的乡间,村那头有夫妻吵架,村尾都能听到,村间闲时,孩童在门户间乱窜。那时没有门,没有窗,只有帘,一块薄薄的蓝印花布,随风飘荡,一扬一落,家中家外清清楚楚。

绿藤顺着铁门蔓上了墙头,二楼的孩子惊喜道:“妈妈,你看!小草长到我们家来啦。”

这个世界,最美的事物,全都聚在了那一角,老夫妇每日辛勤劳作,他们给别人的心灵种上了花朵,枝繁叶茂地生长,他们将自己心中的窗打开,向世界展现他们的纯朴,善意,感动着世界。

“咔嚓”窗户打开了,那对夫妇冒出了头,老妇人指着稍空的那块地“在那儿种紫罗兰吧”,那头笑:“好啊,那些路人会喜欢的。”

我开始期待某天开窗时,那新鲜冒芽的紫罗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