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卢欣昀

一眨眼搬家有半年了。想起当初整理东西打包时,房间里堆到完全没有空隙可以走路转身,每天要从箱子上爬上爬下,唯独书桌前还能空出点地方来,得空时就蹲在椅子上吃快餐,看会书。结果也就这样过去了半年,现在每每凌晨去对面马路的便利店买东西,缩着脖子成个熊样,路过总是被呕吐物和不明液体联手晕染ktv,过一个短得只在三十秒内的绿灯,回走时隔着马路就能看见新卧室的飘窗上印出一团很小但依旧能看得清的轮廓。包子睡得死去回来。

我皱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养一条这么懒的狗。

嗯,也许这样才能与同样懒的我进行对比,同时感到自己的存在吧。

要说什么是很鲜明的“活着”的感觉,这大概是一种。和蹲在椅子上吃快餐面一样,就觉得“啊自己是这样活着的”。这种意识,遇到非常高兴的近乎奇迹的事件时,不会有,太消沉和没有缘由的惶惶不可终日时,也不会有,反倒是,太日常的时间里,穿得普通,吃得普通,所在的地方很普通,一个降退后整个人打的寒战也很普通,在路口吸一口气,看见月亮半圆不圆的,突然意识到,哦我过着这样的日子,在这样活着的啊。

当年看完《活着》小说,小说是另外一回事,写了非常赤裸裸的扎扎实实的活着,戏剧冲突强烈却依旧扎扎实实的活,但小说到底是另一回事吧 ,放到自己的每一天里,还没有一面墙壁像像小说里那样忽然坍塌的时候,时不时得闲冒出头来,提醒自己,啊,你是这样活着的,都是小事。

碎片一样的小事,或许连碎片也谈不上,碎片至少还有锋利的嶙和角,有些伤人,但我只是被轻刮一下,就会自我治愈,那些事情还不值得我去关注,去伤心。

茫茫荡荡平静的马路上,车一动不动,前面的红灯从15开始倒数的时候,滚筒洗衣机转出一枚一元硬币,看着它们一圈圈绕个不停的时候,笔倒了,卷子写了一半,会在类似的时间里,忽然发现:“就是这样,这个样子过着每一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