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小时代》—杨雪晴

之前思绪很多,一经时间,写的冲动都被消磨了。

我觉得我还需要一些青春的火花、摩擦、碰撞,因为我不可能那么成熟的。

该来的,都要来,不要刻意去避免,那只是逃避,而且现在我觉得,人到终点时,起码自己会觉得美满、幸福。

其实关于《小时代》,我印象最深的一直是顾里。郭采洁完成的顾里既颠覆了她的人生,也让我一直心心念念着顾里。谈起顾里,脑海中就是这样的画面:头从侧面高傲地转向正面,精致玲珑的尖下巴在空中绕出一弯稳固的弧度,往上走时,双眼皮越来越明显,,傲人的神气呼之欲出,又立刻收住。再微微颔首,眼睛迅速放大,根根分明的睫毛把双眼皮分割成一格一格,一种来自男人妩媚的自信,从往上顺势耸起的肩膀上放射出来,这就是顾里的气场。

整部戏里我一直观察过她的妆容,二里面妆是最完美的,整洁无暇的青木时代,算得上是顾里初出茅庐、意气风发的日子;《灵魂尽头》时,粉底、遮瑕明显清淡了许多。这里大有深意。

我还喜欢那唯一一个的死去的人。以前听人说,小说里大结局,除了林萧,其他人都死了。我原本准备看电影时,把鼻涕淌到脖颈里,谁知只有席城离去了(也有人说结局是所有人都死了,我不太死扣这个)。关于席城,我看到了社会。我认为,一个人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环境里(特殊情况除外),就注定了他的命运,除非遇到贵人。在此发表一下我个人观点,很多人说要冲破命运,后来真的成功了,,其实这不是冲破命运,命运中你本来就被规划进成功里了,你冲破的其实是自己内心的牢笼,对自己原本的定义。

可惜席城,人生方向不好(家庭、生长环境主要的决定了人生方向),又未曾遇到贵人。人之初,性本善。奈何世间既有不同人,那便有不同命。但起码只要误导了这一层,就要有能力通过自己,做自己生命中的贵人。说到底,还是人生的选择问题,人生方向。哈,世间道理,大道至简,不就是个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