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记——陆宇乾

好想让一条肥肥的鱼上钩,离开小河到我的水桶里来,于是我静静的等着。

阳在白白的云朵中央扇着扇子,而云朵就在碧蓝碧蓝的天空中飘浮,就像一群小羊越跑越快。我坐在椅子上,手提鱼竿、目向浮标,心里在不停地想:我掉上来的会是一条什么样的鱼呢?会不会是扁鱼、黑鱼,要么是鲫鱼,还是酸菜鱼(说了一个小笑话)……不管是什么鱼还是要先钓上来的。

嘘,先别说话,那红白镶嵌的浮标在动,小声一点,我找准了时机,用力一拉,oh!一条鱼都没有,连红蚯蚓都被吃了,唉,只好从装一只蚯蚓了,于是我弯下腰磨磨蹭蹭的装起蚯蚓来,“好了”我小声地叫了一声,在叫的同时我拿着鱼竿站了起来,我弯腰向后仰去,再弯着前扑来,把鱼线甩到了河中央,由于用力过猛,我差点也跟着下去了,幸好我反映快,我又坐到椅子上,又静静地等待着,等啊等啊,还是没等上,于是我等急了,想站起来到旁边去调,发现浮标旁起了几道涟漪,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儿,那浮标又开始向下沉了,我刚准备拉,可是那浮标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了上来,我火了,抓起鱼竿就往上拉,却发现蚯蚓还在上面,我决定在钓两条蚯蚓就不掉了,我又把线扔到河里,这回稍微放的轻一点,我坐了下来,端详着我鱼线旁的水里,看看有没有小鱼或者打鱼出没,在一旁的水草里有几只小鱼,它们待在水草下就是不游过来,它们不过来,那我就去,我把鱼线网那边拉,渐渐地就靠近了那几条鱼,可是它们还是不上当,静静地停在水下,我拿起一些小石子,把它们往我这赶,但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竟然游到了线的那一端,真是气死人了,我重新把鱼线移到了另一个地方,在那儿曾有几道涟漪起过,我又等啊等,还是没有鱼。

这时,一阵声音传过来,原来是奶奶叫我回家吃午饭。

还是那句话“好想让一条肥肥的鱼上钩,离开小河到我的水桶里来,于是我静静的等着。”我去吃饭了,再见小鱼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