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钱怡

  根据地理老师所教的,九、十、十一月是处于北半球的我们的秋季。南方的秋天没有明显的树叶枯黄坠落的景象,树叶一年四季都在飘飘落落,甚至觉得学校里,在几场春雨后落下来的堆满沥青质地的道路的叶子才是一年中分量最多的。  
于是我们除了日期可以作为秋天来临的依据只有气候。秋天该是凉风习习,衣袖被吹来的风紧贴皮肤又或者是一种膨胀得圆圆的状态,这是我最喜欢的天气,温度正好,也不潮湿。
只是最近几年的气候总是反常,比如说该下雨的江南地区没有下雨,气温高得不像样;又比如说降水不多的北方开始了降水泛滥。
而我一边听老师讲着这些反常的天气,一边感慨我们所处的这小地儿真是安宁。其实正确说法是相对安宁。
宿舍离初三的教学楼不远,可是短短的几步路要面临的阳光直射依旧让刚从开着空调的宿舍出门的人害怕。似乎多停留一会儿汗液就要迅速从皮肤内渗出,然后便又是粘糊糊的不适顺带产生一身的烦躁。
也许去年今时的我们也同样在秋天面临火辣的太阳,只是不在意。也许是因为在家里曾经优哉游哉地吹着冷气两个月,细皮嫩肉的、娇气得接受不得一点热,当发现下星期四的中秋节经在眼前时、室外的温度却依旧灼人后开始抱怨该死的异常。
我觉得秋天该是下一场大雨后地抵达才是千真万确。可是九月一直没有一点雨水的痕迹,学生依旧是带着雨伞,但不是遮雨,是用于遮阳。我们祈祷着快下雨,这样体育课或者体育锻炼就可以省去。但每天当我们跑完几圈操场后头发里总有细密的汗水,于是我们积极地洗澡洗头换衣,隔天衣服也都会准时蒸发水分——因为温度总是准时升高。
而昨天,我们惊喜地发现天空乌云密布,晚上的时候开始有一闪一闪的白光。我说那是闪电,可是有人跟我说不是,她说闪电之后总带有雷声,但是这个没有,她说了一个名词,我闻所未闻,也没记清。总之那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间歇性的白光里入眠,它的明亮程度不一,有的可以照亮我们整间宿舍,但是很短的时间之后又暗了下去,跟闪电无异。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景象,因为它是不错的征兆——雨水终于是要靠近了。
于是在今天下午迎来了姗姗来迟的一场雨。原是是毛毛小雨,滴在地上留下痕迹但很快就会被蒸发。后来雨势变得很大很大,如果出门可以想像得到被四溅雨水沾湿的狼狈模样。但这也是好,因为我所期待的秋天会真正意义上到来。
我听见时小时大的潺潺的雨声,想,等雨停了,那秋天就要来了吧。我们要遇见的阳光将变得温和,我们感受到的温度不会让人恐慌。
气候会有所转变。中秋节的时候会处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