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徐睿

 

忆及自己的年少时光,发觉自己犹爱凡事逆流,常以新意与速进来博采,却往往忘记了原本道上的自己。此时此刻,竞觉着有些可惜。。。。。

我活了些许年了,细数来也去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由自然天工巧创的美景,此番书写,倒不似稚时迫切希望逆反其道了,反而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我曾去过峨眉山,那里的山奇景天成,陡峭中又带着点点威严,缓攀时又隐含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质感。它有佛的庄重却又包含了对苦行僧的爱惜,这些情愫的缘起,始于亿万年前的某一次地壳运动可更有诗意一般的猜测,那便是始于某次云于地的浪漫邂逅。然,若抛却这些文绉绉的说法,却又只独留四字“始于自然”。现想来,觉着着实如此。始于自然,始于缘起,惟有亿万年的不抛却本真的坚持才会,有如今的天成地就。山起之日,或许并没有勇于逆流的那种无所顾及之举,但一定有的是山拔平地,永不言弃的坚持与勇气。它随波逐流,没有反抗时光的强压,而是淡薄志远地接受现有或将来的一些,将过去的不堪深深埋藏在心中,忘却不堪,静然肃穆前行。山的目光遥望着远处的云海迷蒙,它的眼中有自由有安然,它在尝试忘却但更多的却是静静坐拥,淡淡接受。虽独行其道,但却得于万众虔诚的僧侣;虽坐忘前尘,但却拥满心的慈和;虽看似冷峻直指,但若深品,一种浑然天成的画卷舒展,上面画活动,讲动态流畅,故有山景有声乐,当真自于鬼斧神工之笔。

我还去过西湖。住过那里的山腰水屋。以一刻诚至的心扉擅闯山野的我,下了许久,不见西湖,旦见溪水。一汪小潭,石卵作低,清澈玄妙,水激万飞溅,至小膝处,清凉透骨,舒适异常。我不自主向溪流来处望去,却只见满目苍翠,只闻满耳虫鸣。美丽的仲夏夜中,自见如电影般唯美的画面。于恍惚之间,我好似闻着了山香、水香、树香、花香,味异却尽皆美好。潘然若醒,味醇留鼻,彻骨缠绵,从流嬉水,失已得自然。。。。。。像老友、像伴侣,忽叹:“这或许便是人与自然天生的默契吧。”从流之旅,我连西湖都未见着,而我却不觉着失望难过,而是感到满身满心的畅然喜悦。呵,人活着不就为了那么点流畅悦心吗?

转瞬间,流年轻转彻游江北。十几年前的它跟那个无知懵懂的我打了个照面便沉睡了。可却于十几年后的今天与我重逢,共同走山走水,顺应时间的长流,淡泊致远,不求功成名就,只愿一流畅安我之路。

反观今下,却发觉周遭有太多想要“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了。那样的他们,往往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换来了转瞬即逝的成功,那不算是成就了自己,而是成就了所做的事业,故而人虽成功名声在外,但常常心知寂寞,深感“高处不胜寒”。而我觉得,真正的成功,不应是一时的名就,而是图个心安人轻快,不如顺其道,努力克服一切阻碍,重温努力着的自己,或许能得心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