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阳伞之放》——徐睿

 

流年转动,拖着庞大的虚影,于剩下之际,如转眼即逝的流量一般没入星眼,褪去了最后一丝春时的清爽,满下了清晨的闷心于不悦。说句老实话,若是论心而言,我是绝不愿于此时春去夏满之时外出的,奈何母亲的要求与担忧,我不得不往自家店,于那地儿休息、写作,于此于己,我不得不外行其道,于阳底狼狈流窜。

走在阳光下,刺目的光芒透过擦拭干净的玻璃片,折射出万倍不耐的因子。灼人的热度万分恳切地告诉我为了方便而不带伞的愚蠢透顶。阳光调皮的与我的汗腺嬉戏,直至我额角浸出几多汗水还是如此。耐不住了,我竞于如此炎热的日子中飞奔起来,全部顾后果,只贪片刻的清凉。。。。。。

以手掩母,不得不看向前方因暴晒而缺水的土地,双足每次以几乎两个大步的速度飞快前进。阳光狠打,刺激着我每一个外放的毛孔,不遗余力。我已不大清楚自己跑、走了多久,只是待至那地之时,我的汗衫也成了名副其实了,实有些哭笑不得。我以一个故作的漠然表情快速穿越店面,顾不得打着空调的极为舒适,冲上楼上。

很安静,也不热。单在奋力吞吐的白色机器,也已然谈明了它的努力与。。。。。。费力。

猛然间,我说不上什么了,心间的不耐早已于不知之时隐藏,没入了历史长河,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我推开了玻璃门,看见的一切早就了然于心。那里,一定有悠哉煮茶的母亲,手指于黑键盘上起落的小姨,发誓要与我“决斗”而拼命玩“钢琴”(实际是个游戏)的表弟。哦,当然还有我。那是可以留出来的位置,正在等待着即将落座的我。哈,加上我,就是一张常景。每一个人的脸上有不谋而合的安逸与满足,像极了插、页画般,精致却戛然而止于文字。我马上坐下,几乎于一瞬之间,我便看见了活动着的你、我、他(她)。无需任何装饰,天生的完美安逸,再加上等待阳伞的长椅,多了丝烟火之息,平白平凡地让人心惊。。。

我并未带伞,室内也非常凉爽,壳我却于疲劳奔走之后,看见了阳伞的盛放,就如救世者一般的,以最博学的智者之视角抚慰着疲于奔命的万数苦行僧侣。言此,我立起,退回玻璃门,初初冰凉的触感转为温热。回望着空缺的长椅,心间觉,这,才是心的归宿了。

其实,我们没一个人都正在或是曾经,亦或即将展开人生的长征,必要忍受刺骨的冰冷亦或是炎热。我们总会疲劳,每当这时,那便回望血浓之处——那里总有一架为你空出的长椅,等待着阳伞之放。

所以,静下来,走过去,转转头,那里定有骄阳之下的回望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