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蔡宇飞

在我的印象中,冬天永远是寒冷的,每到冬天,寒风呼呼的吹在脸上,如同一片片刀片从脸上划过。

冬天,终于又到了,看着漫天的飞雪,心中不禁掀起了狂潮。

那时,我11岁吧,在街上看见一位老奶奶正在卖兔子,吆喝声源源不断:“卖兔子了,又好又新鲜啊!卖兔子!卖兔子了!可爱的小兔子啊!。”

兔子?我陷入了回议的潮水中。

“兔子,吃东西了!”

我跑到自己房间,对着兔子说,“吃,吃”

不一会,我给兔子的白菜、萝卜都被兔子消灭了。我又到了一杯水,给兔子喝。

一个月过去了,兔子也长大了,生了三窝的兔子,好可爱的。可是,快乐总是那么短暂,兔子没多久死了,我哭得很伤心,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没出来,但是,后来想想,快乐永远是那么短暂,就如没有人能永远拥有快乐。

有了兔子的前例,我对小兔子更加关爱了,就如关爱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或许,是在补偿兔子吧。

一阵春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也将我从回忆的潮水中拉了出来,才发现,冰冰永远都刻在我的心上,永远也忘不了。或许,兔子的死,会永远是我心中的一道坎,也是我心中永远的朋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