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胡炀炀

我拖着大包小包回来了,站在门口。一时间有些胆怯和忐忑。

那天,我是狠狠摔下他的东西,义无反顾地踏出门外,丝毫没有对他的念想。

我想,我解放了,我自由了,我终于可以摆脱那个婆婆妈妈的讨厌鬼了。

南方的风缠绕在我的脖子和手掌,我告诉自己,冷只是感觉,只是错觉。

他那天的感觉大概也是这样吧,我都没有看他最后的眼神,也许很无奈,也许很受伤。想到这里我就更不愿敲他的门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来见他,或许说我有些不敢来见他。害怕他冷着脸,再不理我,让我难堪。

但我一定要见他,一定要见他。

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但我逐渐明白丢开他,我也没有开心到哪去。

远离他的头两天,我一个人狂欢,一个人胡闹,大喊大叫,像个疯子。

然后狂欢到无聊,无聊到空虚。

直到我宁可躺在那里,都懒得去动手机。

我打开背包,翻出他送我的东西。

我开始端详他的礼物,抚摸他的礼物,最后思考他的礼物。

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弥漫开来。

我依然不想见他,但我感觉我离不开他了。现在我和电视剧一样空虚又烦躁。我想,他有什么不好呢,他站在无人的教室里时,沉思的样子还是挺迷人的。尽管他从来不去天台,也没资格进白房子,可他有的时候真的很烦,比方说星期天的时候,比方说星期五的时候,他好烦人啊!

可是这个烦人的家伙留给我的礼物竟成了让我清醒的药。

空虚是一种折磨精神的病。

看着他的门,我仍在纠结。可我总归要见他的,总归要见他的。

他,其实挺好的,他再烦,也只能和我烦几个月了。

想来想去,竟是我独自伤感。我无力的靠在他的门上。

“啪嗒。”

我向后倒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大包小包撒了一地。

“啪嗒,啪嗒,啪嗒。”有人匆忙从屋内跑出。

转身,抬头,惊诧的眸子和我对上。

然后,不可思议,然后,惊喜,然后开心的无以复加。

我看着抱着一摞卷子的他,问:

怎么没有关门?

……

他抿着嘴,说:

你们走后我就一直没关门。

周遭的一切熟悉的让人感觉温柔。

我的嘴角向上扬,眼睛却开始湿。

我听见自己说,

笨蛋,初二。

 

后记:

这篇文章一定要看到最后啊!                                                                                                              坚持看到最后啊!                                                                                                                                    不然要起误会的啊!                                                                                                                              只是拟了个人而已了(⊙u⊙)                                                                                                              “他的礼物”什么的就是寒假作业了啊。                                                                                              其实我觉得初二这个家园是必回不可的。寒假里面过度放松的日子,真的令人感到无聊,过多了是很腻味的,跟肥肉一个样。这时,就会想到这个家,这个让人清醒的家,这个让人摆脱空虚的家。充实,温馨。                                                                                                我说的是真话,寒假里,真的挺想“他”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