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六)——蔡宇飞

幼儿园也是有课程的,而且涉及各方各面,还记得音乐课手舞足蹈的我们,英语课上牙牙学语的我们······然而,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午睡。

和我临床的是一位姓鲍的同学,印象不深,可能是姓名拼音的缘故把我们分在了一起。当时年龄小,很是调皮,每次午睡都不能安分,但每次睡熟后又不想起来。(至今还是这样,莫非是小时候的后遗症)

又一次正值盛夏,午睡间里闷热难适,一倒下去就是一身汗,真的是难以入眠,百无聊赖的我趴在床头,注视着门口。不入睡就不需要挣扎着起床了,当时我是这样想的。这是老师端着一杯水健步从门外走来,一眼就看到趴在床头的我。我被吓得立即翻身躺下,但仍终将逃不过老师的魔爪,“啪啪”头上就被打了两下,仿佛在心头留下烙印,至今还记忆犹新。

另一件事让我明白了普通话的重要性。当时刚从老家回来,那年暑假把我铸造成一个黑人。由于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多讲家乡话,与老师难以沟通,所以我有一次拉肚子时,向老师发出“求救信号”,她却没有理解。当时在上课,整个教室都沸腾了,我整个脸也涨红了,但都无济于事。终于我还是没能与老师沟通,老师说的话我也听不懂,只能干着急。后来老师叫家长把我接走了。那一次,实实在在的明白了有苦难言的滋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