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云》 第三回 幽州兵大败右羌,李酬道仕途受挫

风与云

作者:陆定烨


幽州兵大败右羌,李酬道仕途受挫

李简走出大帐,负手而立,他眼前是一片黑压压的士卒,个个弯弓跃马,兴奋至极。李简自信的士自己连夜研制的骑兵战术,他微笑点了点头。“伯义,右翼一千人是否集结完毕?”“是的,大人,右翼一千人,左翼一千人,中军三千人,共记五千人军队全列队完成,只等您的号令,他们便冲出去,将羌人杀得落花流水!”这些人马原来是白邦颜的旧部与亲随,而现在白邦颜已经继任朝廷,调去地方做了大官,幽州边防全权交由李简统领处理。“出击!!!兄弟们,我们要在这片大地上用热血兵刃永远刻下我们英勇的名字,我们绝对不是孬种怕死之徒,我们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老爷们,怕个甚,来,大家一起上去干他一仗!杀啊!”“伯义,怎么还是管不住你的嘴,身为军官,气魄是必须的并且你做的很好,但是你看看你的言行,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只会打仗的莽汉,动不动就吐句脏话,怎么叫众官兵们信服?”士卒们看看这平时指手画脚,有时候还喜欢时不时吹吹牛的大大咧咧的王伯义被说的脸都红了,不禁暗地里小小,小声嘀咕道:“还爷们呢。”

 

陵宣望了望自己银甲长枪的敌兵,无奈苦笑一番,自己两万羌胡已被眼前这个无名小卒给折去大半,仅余下了七千人。“今日定要踏平幽州,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啊!”“报仇!报仇!报仇!”羌人们的喊声如波峰浪谷,沃月吞天,他们隐藏在骨子里的蛮性瞬间被点燃了,这使他们四肢似乎平添了无穷气力。陵宣大手一挥,大声吼道:“出战鼓!”战鼓就像一阵惊雷,由地腾天,回荡在战场上。李简“唰!”一声抽出了战刀,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战士,用尽全力吼了出来:“兄弟们……杀……啊……”“伯义,你带领中军,待雷子与大牛从两翼撕开敌阵,你以飞快的速度冲上去迂回打破敌人的阵型,形成包抄之势!左右两军,你们在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破开敌人弓箭手,剩下的有我来指挥!”陵宣看了看迎面杀过来的敌人,脸上闪过一丝清狂,“就这么点人,也摆出包抄的阵势,真是笑死人!我的铁骑可都是赫赫有名的羌胡,要对付这只杂七杂八叫不上名字来的骑兵,不需废吹灰之力!”“既然你们执意要送死……木灵,你带领一千五百骑兵往左挡住敌骑,胡恒,你率一千五百骑兵挡住右侧的骑兵,其余五千人,直接随我冲上去!”
大地震颤……左右的雷子与大牛相撞上了一面铁墙,面对如虎似狼的羌骑,李军没有一个退缩,全都使出了连自己都惊讶的力气与招式。雷子热血沸腾,高呼:“兄弟们,胜利就在眼前,杀上去,冲啊!”随即侧刀劈下,一名敌骑胸口正中刀锋,惨叫倒地。雷子旋即巧妙拨开向他砍来的大斧,一个滚地,顺势将战刀掷向对方,刀像长了眼睛一样,硬生生没入敌方的身体,敌方轰然摔下马去。几个“哇哇”乱叫着的羌人似乎恨透了这个“杀死自己同胞的恶魔”突破阻拦,蒙头冲了上去围住了雷子,几把大刀同时架下,雷子用尽了全力,他又虎吼了一声,一个低头,刀向左右一横,两个敌骑应声落马。“嗖嗖嗖……”数只白羽长箭穿透了雷子的身躯,他想张口大叫,却只吐出了一口血水,顺着战甲,滴向脚尖,渗入土地中,啊,那是家乡的土地啊!雷子感到手上与身上的负重已经滑落,他再也也不再像迸出一丝气力,气弱游丝。有时几柄战刀同时插入雷子体内,雷子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士兵在高喊自己的名字,听到了幽州铁骑狂打战马的巨响,他轰然倒地,霎时气绝,成为了和这片地上千千万万的死去的勇士一样的一具平平常常的躯体。几十名幽州兵如阵旋风般而来,把几名羌人砍成了肉泥。佑僻抱着雷子的尸体,大声吼道:“杀杀杀!为军司马大人报仇啊!”于是,他挟着满腔怒火,拼命向敌人最密集的地方杀过去,士卒们被屯长大人的豪情给震撼了,一个个也跟着义无反顾杀了上去,战刀上下翻飞,带起一蓬蓬血水。佑僻早就杀疯了,瞪着如两双饿狼般的眼睛,连续杀死了八九个敌人,一百多名幽州铁骑也向这里冲来,渐渐形成了万夫莫当之势。敌人一批又一批,以三人为一个小队,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这一百八十人连连杀退了一批又一批。佑僻战刀如同闪电般,从天劈下,又杀一人,随即身中数箭,他跪在死尸旁,任不断冒出的鲜血染红周边,他用大刀撑地,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他摸了摸口袋,翻出一个护膝,这是李校尉送给自己的,他深情地凝视了一番,忍不住又张口仰天吐出一抹鲜血,他扭转脑袋,目向后方,发现一百多幽州铁骑已经全都战死,他再也不想动了,慢慢躺下。
陵宣大斧一挥,奋力斩杀了一名敌骑,被血染红了半边脸,王伯义率领五百人气势汹汹奔来,王伯义长啸一声,钢矛如同骤雨般密集,星罗棋布。陵宣双手使劲挡住,但不禁手皮发麻,脸色铁青,大口直喘粗气,怎么也料不到自己一个堂堂右羌“平川将军”居然会如此狼狈。长矛像变魔术般又闪向右翼,陵宣大叫不好,急忙去挡,可惜却晚了一步,长矛从他的右肋骨进左肋骨出。王伯义虎吼一声,双手并用,“刷!”的一声将垂死的陵宣举起,向前方敌军奋力一抛,陵宣整个人横飞出去,在空中还不断挥舞双手,其夸张的重重落在地上,没了气息。中军见主帅死了,大乱,有的索性丢下了武器,拼命逃跑,脱离战场,有的则调转马头,长奔不止,阵势不攻自破,五千人如同土崩瓦解,从四面八方找逃路,任王伯义率部追杀,全无反抗之力。木灵向东面跑去,边喊边跑:“快回来,混蛋,都给老子回来!”可马上他停止了叫喊,一柄血淋林的长矛迎面向他投来,王伯义一击命中,身后一片欢呼喝彩。两翼敌军四散开去,大牛此刻正牛气冲天,四处残杀敌人,一棒一个,绝无活口。李军气势如虹,全力砍杀,从东杀到西,从南杀到北,只知道:杀杀杀!杀光这群羌人。李简刀剑并用,左砍右刺,挑杀了一个又一个敌人,王伯义披头散发,如下山之猛虎,英勇无敌,上蹿下跳之间,却留血雨漫天,他带领一千人马不停蹄肆意剥夺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暮色浓郁,胡恒率领的右翼被李军三千五百人包围,死伤无数,右羌主力军两万人几乎所剩无几,幽州守卫战也告一段落。李简因为功劳太高,破例升任为“天雄军将军”,“天雄军”是朝廷最有名的四大军队之一,虽然不是太多的军队与建制,但是实力却不容小觑。其他分别是白邦颜率领的“焚圣军”钟离攸率领的“护庭禁军”与金彭章率领的“金威卫军”。
命非天注定?这儿下结论似乎为时过早!李酬道匆匆前往考场,身后背着一大篓子的书,走到桥中央,冷不防被撞了一下,书本散撒了一地。来人转过身来,像个贵族子弟,一袭金衫在太阳下显得光彩夺目,正用冰冷冷的目光斜视着李酬道,一脸傲慢之气,再看见李酬道的破衫,满身的补丁,不禁捂住鼻子,目光变得更加凶狠,厉声责骂:“你个穷乡巴佬,看你这个破相儿,识趣的赶快滚蛋,别挡老子的去路,不要让我再碰见你!“骂完后,那贵族子弟头也不抬,大摇大摆离开了,只留下李酬道一人在桥上。考场外乱轰轰的,主考是个朽气十足的大贪,如今皇上不管账,他便自行规定每个考生入场都得交一锭银子,否则便取消入场资格。李酬道急得团团转,手心汗淋淋的,盘缠在路上全花光了,哪里还有钱上交啊?

《《风与云》 第三回 幽州兵大败右羌,李酬道仕途受挫》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