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云》 第四回 绵竹愤起上山寨,伯义心急生祸端

风与云

作者:陆定烨


绵竹愤起上山寨,伯义心急生祸端

千叶岭……两个人匆匆赶路……“绵琪,你先去探探路,看下前面有没有可以落脚的村落。”那个人应了声,随即头也不回向前跑去了。绵竹倚靠在一棵枯树上,津津有味翻阅着弟弟的诗集,自己是习武之人,没多大文化而弟弟却天天与笔墨打交道。风把落叶吹得漫天飞扬,绵竹不禁躺着睡着了……“绵琪那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除了什么意外吧,我得去瞧瞧!”两个时辰后睡醒的绵竹自言自语道。晚霞渐渐染红了天幕,残阳把余晖铺洒在大地上,黄色却带有一丝血红。绵竹踏着枯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惊动了一滩宿鸟。“绵琪……绵……琪……你在哪里?”声音在林子中回荡。血腥味……一阵浓郁的血腥味迎风散开,冲天而起。绵竹霎时双眼猛瞪,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前冲去。他看到了死尸,一名头戴青巾的男子到在地上,背上中了几十刀。“谁……究竟是谁!!!滚出来……给老子我滚出来!!!”“嗖!嗖!嗖!”数十只白羽长箭呼啸而来,绵竹一个俯卧,余光指向了两片叶子中的空隙,他拼劲全力把战刀扔过去,伴随着惨叫声,一个弓箭手“啪!”一声重重落地。“哼,全都出来吧!用你们的狗命来祭奠我弟弟的在天之灵!”“刷……刷……刷……”零零散散突然闪出了二十来个人。绵竹也不答话,大吼一声,如一头暴怒的公牛,锐不可当,他闪电般夺过柄战刀,凌空跳起,刀锋拂过,四个人应声倒地。绵竹大刀上下翻飞,一下一个,绝不留情,他左冲毫无惧色,狂舞战刀,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刀网,把长箭全全打落在地,他抬脚猛踢下去,一个步弓手捂着胸口,飞出去数丈,痛苦死去。剩下的两个人意图逃跑,结果后背上立马钉上了两箭……
绵竹擦了擦刀上的血沫,他准备连夜上山,去找那帮袭击他与他弟弟的人老巢。绵竹是冀州人士,初来乍到,他请了一个老人带了路,他望了望,天快黑了,偷袭最为有利,于是他告别老人,独自上山去了。“咦?奇怪,派出去的人怎么现在还不回来?”话音未落,绵竹便摸了上来道:“恐怕他们是不会来了!说吧,你为何杀我兄弟?”堂上正端坐一人,大吼道。绵竹的目光立马扫向前方,只见一个人威风凛凛,身袭明光铠,手持虎口巨刀,一看还算是条汉子!绵竹挑衅似的大吼:“狗贼,快来受死!”为首的头领也不答话,直接一刀狂傲劈下,雷霆万钧。绵竹提刀轻轻一挡,只见火光四溢,上下窜跳.。汗珠在打转,目光变得恐惧。这……这小子,我以为这一下子便可以结果了他,哪想到他就这么轻松就当下了!若与他硬交兵,不是必死无疑吗?还没等他想完,几个精锐的卫士就挡在了他面前,气势汹汹。“哼,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么?没门!”绵竹阔刀上下飞舞,连取三人性命,再一个侧劈,一个又应声倒在了血泊中,又立马向贼首砍去……
李简带领二万五千多名士卒,左有王伯义,右有大牛,正向冀州北方挺进。自从雷子阵亡后,他的位置便由大牛填补,王伯义杀死了陵宣,立了大功,正式升任为二品校尉。李简命人取来地图,仔细观察了一番“我们现在位于这条河的北带,敌人中羌主力经常在这一带出没。”王伯义笑道:“嘿嘿,管他什么主力不主力的,来了就休想回去!”李简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伯义打仗现在越来越成熟了呢!今晚我给你二百骑,你去偷袭敌人大营,务必斩了主将首级!“大人……我……”王伯义脸一下子红了,众军闻言都哈哈大笑起来。
“看!前面有个峡口!山势还真险!众军听令,原地休息!伯义,你带领五十骑先去探探路!”“是,大人!”王伯义欣然领命,提起钢枪上马,他最喜欢打仗,仿佛要把满腔子的劲儿都发泄出去才舒服。骑兵们像鸟儿的翅膀,护卫在主将两翼,小队伍如同展翅的雄鹰,向前猛冲。“大人,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停下来啊?”李简斜视了他一眼,幸灾乐祸道:“等太阳到了正午位置,我们就可以回去了。”现在才是凌晨,正午才跑回去岂不是要到傍晚才赶到大部队?自己这一次是不会再上大人的套了,王伯义想。他得意的狂打战马,很快便与李简并行。山谷中,隐约闪出了一个身影。王伯义大吼一声:“是谁?快出来!”风把他迷得睁不开眼,他急忙勒住马,定睛一瞧,是个人影。“大人,大人,前面有人哩!”“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个人吗?又不吃了你!”李简不满道。一个人手持战刀,刀上的血斑尚未凝结,背光显得昏昏暗暗,他越离越近,浓郁的血腥味迎风飘荡开来,他活像个招魂使者。紧张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士卒们一个个眉头紧锁,只等大人下令。“大人,来人手握战刀,浑身浴血,好像有敌意!”“不如让我上去看个虚实如何?”李简挥一挥手,表示同意。王伯义立马提枪催马,冲上了前去,急于想知道来者是谁,如果是敌人,就一枪刺死抢个头功。“尔等是何方马贼!敢挡本大爷的去路!”来人纵声喊道。“大胆!敢骂我家大人!”王伯义一时急火攻心,挺枪就刺了上去。李简只能苦笑一番。来者见王伯义面目狰狞,杀气重重,便料定了他不是什么好人,提刀一挡。“唔碰!”两兵相交用力非凡,火光四溢。王伯义连退三步,枪都差点被崩飞出去。看来者却不见多大动静,眼中随即杀气更浓了道:“不错,好力气!”王伯义来不及多想,立马又是一下子,这一下子他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对手也觉得他似乎非等闲之辈,一刀以雄浑之力砍下,大地震颤……王伯义只觉得虎口巨震,自己打娘胎里出来就没遇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看来中羌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王伯义一直很自信很威风,认为自己武功超群,甚至无人能挡,以为自己肯定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但是现在,这点自信完全被眼前这个魁梧的敌人给打没了,自己一定要夺回这个面子!王伯义勉勉强强持枪撑地,慢慢站了起来,努力显得自己满不在乎的样子,拍了拍尘土,做好了再战的准备。李简看不下去了,忙打马狂奔而来,不禁一阵欢喜。他急忙施礼道:“敢问壮士大名,是哪里人士?”那人冷笑一声,把头一昂:“在下姓绵名竹!”王伯义看见这个无名之辈敢对自己大人指手画脚,肺都快气炸了,真想立马上去揍他一顿,一时间怒火冲天。李简只是会心一笑,丝毫不理睬王伯义道:“壮士可是冀州人吗?”绵竹吃了一惊,“你是从何得知我是冀州人士?”李简一听自己猜得没错,心中涌出阵狂喜,王伯义听得云里雾里,冀州人怎么会去袭击官军呢?未完待续……

《《风与云》 第四回 绵竹愤起上山寨,伯义心急生祸端》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