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云》 第二回 长矛铁骑双行至,铁血丹心战告捷

风与云

作者:陆定烨


长矛铁骑双行至,铁血丹心战告捷

四千五百柄阴森森的战刀,四千五百匹直喘粗气的战马,四千五百双如狼似虎的目光。陵宣努力咽了咽口水,连续三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千多人的大军仿佛全身无力,连武器也握不牢了,恐惧之息迎风传开……木灵余光直勾勾地盯住东面战场上,面如死灰,似乎要看透什么。随即,他听到了冲天的喊杀声,听到了战马奔驰的雷鸣般的轰响,听到了羌人临死前痛苦的惨叫。木灵猛转向东面,一面大旗映入他的眼帘,上面那个“白”大字成了最可怕的东西,他昂首已低垂,心中万念俱灰。“将军,敌人有埋伏,情况有变,其预备军至少有一万人以上!胡恒的右翼与中军被围杀了,肯定凶多吉少。将军……我们……撤吧!”“撤?撤到哪儿去?一群蛮子,难怪敌人那么少还在顽抗,原来他们早就有伏兵,早就料到他们会胜利,早就有了控制整个战局的傲气这种仗,敌人气势冲天,怎能不打输,怕我们都要成为刀下鬼,阶下囚了!”陵宣仰天狂叫。“一万三千人啊!!!被我一次便败光了!一次啊……我真是不会打仗!不会打仗!”“将军,我掩护你突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况且这次幽州损失军队数量也不会少的,我们还手握七千精骑,还能东山再起,夺下幽州还是有希望的!”
东面战场上,满坑满地的尸骨……胡恒挥动战刀,用力劈下,一名敌卒瞬间落马,他身后零零散散还剩两千余人。“杀啊!!!为了羌胡的希望,为了大战的胜利!杀啊!!!”胡恒催马拖刀,惧惯力,幽州骑纷纷闪开,一名年轻的士兵可能经验不足,没有躲闪,被撞飞了。“轰隆……”“轰隆……”一名年轻的军官带领五千余人赶到。包围圈军士们大大松了口气,援军终于到来。“放箭!”长箭满天,伴着凄凉的叫声,羌人折去一小半。马上的军官猛地抽出战刀,“杀啊!!!为了死去的兄弟,杀!!!”五千人开始怒吼,开始加速,以雷霆万钧之势杀进了包围圈内。“哼,以为我会束手待宰,可笑!”胡恒不屑地望了望。“两千人给我顶上去!誓死挡住!誓死挡住啊!!”羌人心里已是恐惧到了极点,但主帅下令,不敢不从,只能一个个硬着头皮冲上去。“军司马大人,敌人开始行动了!我们杀上去吧!”被唤的人叫李简,是右北平群军军司马。“伯义,你领二千人速速支援中军,这儿的事由我安排。”李简笑着做了个去的手势。王伯义一枪刺死一个羌人,带着二千四百人头也不回地迅速向西面奔去。胡恒一见敌人少了,顿时精神大振,他虎吼一声,照头一刀,一名幽州兵应声倒在血泊中。羌人们甩去了二千多人,大大松了一口气,战刀上下翻飞,如暴怒的巨龙,上蹿下跳,肆意剥夺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往往胡恒军以二挡二,以五抵五,在幽州兵人多的情况下,已经很可贵了。三个幽州兵正围着个屯长用力砍杀,胡恒大吼一声,飞马杀到,一刀劈死一名敌卒,那个士兵临死前还“哇哇”乱叫着向前冲了两步,仿佛不甘心就这样死去。那名屯长也持起战刀,拼尽全力,用力砍下,伴着惨叫声又一名幽州兵背后中刀,倒地死去。“吱……”如同带着满腔怒火,那个屯长感到刺入后背的这一矛火辣辣地疼,他很想转过身去,可突然觉得世界太轻了,自己快飞起来了,没有痛苦也没有忧愁,就是眼皮很重,很重……如注满了铅似的……
李简一个飞扑挑杀一个羌人,立即有数件武器从四面八方袭来。他把战刀用力插入马身,战马受到剧痛,用尽力气拼命向前长奔。李简头伏在马脖子上,随着马身上下起伏,突然纵身一刀,借助奔驰惯力,一名敌卒整个脑袋被削去一半。战马撞飞了两个人,李简狂踢马腹,终于有惊无险,冲出重围。
胡恒军士气大震,进攻的节奏也快了许多。两千人拼尽全身力气,把幽州兵包围圈撕开一个又一个,但敌卒如同永不停息的潮水,立马冲上来补充缺口。胡恒一见迟迟无法突围,急得面红耳赤,他一刀扎入一名敌兵的胸膛,鲜血四溢。三千对二千,兵力不够的情况暴露无疑,再打下去不战死也要被耗死。羌人已没劲儿了,有的握着兵刃的手都颤颤抖抖,这下被幽州兵抓到了机会。幽州兵个个精神充沛,生龙活虎,刀雨如密集的银网,打得羌胡一点没还手之余地。胡恒瞪大双眼,若再不快脱离重围,自己和部下定会累死,他愤愤地朝地上吐了吐口水,大吼道:“都给老子去杀,混蛋,不就是死两个人吗?慌个甚?又不是九族全让人杀光了!都给我顶上去……”
王伯义抬头望了望天,任风把自己一头长发吹得四散飘扬,久寂不语,陷入了沉思。从开战到现在大约两个多时辰了,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地上零零散散躺满了长矛卫的尸体,但更多的是羌人的尸首与死去的战马。“看来这里仗已经打完了!羌骑在与我军激战时遭长矛手埋击,看地上大约死了近一千人,再加上先前的损失,中军大约还剩二千人,顶多不超过两千五百人。他们除了逃回老巢,就只会去打白将军的军队了!走!我们速速去支援白将军!”二千余人拼命打马,绝尘而去……
陵宣背上中了一刀,腿上扎了三支箭,可还在拼命杀人,一千多人的步弓手仅剩下三百人,他们似乎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杀一个算一个,杀两个赚一个,袭着满身血污,活像一大群招魂使者,四处索要人的小命。木灵早已血染战甲,他双手牢牢握着血红的战刀,左右砍杀,手下绝无五合之人。白邦颜透过人缝望见了早已像疯子似的木灵,他打马狂奔过去,一把刀三百六十度急速挥舞,数人纷纷倒地。他大显神威,刀使得神出鬼没,如火如荼,再取三人性命。白邦颜用尽力气,大吼一声,一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挟着满腔怒火,朝木灵脑袋劈下。木灵挡不住白邦颜势大力沉的这一击,他感到虎口巨震,心口一痛,眼前变暗,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哇哇”乱叫着向后连退数步,战刀撑地,才得以止住刀锋。突然,陵宣心花怒放,高兴得差点吼了出来,自己中军二千余人还是及时赶到了。三百多名羌人眼中闪动着兴奋的目光,好,总算杀到头了!幽州兵呆住了,冷不丁便中刀身亡,防阵一个又一个破裂,任羌胡逃出,陵宣也不打一下,匆匆率军冲出重围,逃出升天。半路上,胡恒领着几十名精骑会合,一行队伍赶回大本营。
白军大帐中,爆出声声欢腾,升职的升职,犒赏的犒赏。李简因消灭胡恒军有功,正式升任为二品校尉。校尉有带不足一军的权力,还可自行任命军司马以下的官员。李简一下子封了四个屯长,一个军侯,一个假军司马。王伯义就是假军司马,他作战勇猛,特别受李校尉关注。在大战中,还有一个普通士兵,姓佑名僻,表现极为好,李简把他升任为屯长,并送了他一个战场上拾得的护膝。佑僻连声拜谢。这样,再加上白邦颜为自己精心挑选的五千骑兵,李军共记八千五百三十二名士卒,分三区,每区二千余人,每区三部,每部九百人,每部三屯,每屯三百人。左区由军司马雷子率领,中区佑假军司马王伯义率领,右区由军侯大牛率领,建制基本完成。
早晨,李简刚醒便听到了敌人的战鼓,冲天而起。“哼,这群羌人,迫不及待送死来了!”李简笑道。“伯义,你命三区士卒各个官员马上集结,从左中右各选精良人马,共计五千,迅速集合,准备出城御敌!”王伯义领命退下。

《《风与云》 第二回 长矛铁骑双行至,铁血丹心战告捷》有3个想法

  1. 小说中的人名都是虚构的,并不是什么历史中有记载的,这就给小说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