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云》 第一回 北凉州羌胡逆反,猛李简受命平叛

风与云

作者:陆定烨


第一回 北凉州羌胡逆反,猛李简受命平叛

白邦颜眯起眼睛,望了望眼前开拓的平原,似乎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他生平打过几十次仗,也曾经统率过千军万马,但这次通如虎似狼的羌胡交战,他心里也没个底,两万对三万,实在太难杀了,不禁长叹一声。雷子就坐在白邦颜旁,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大盘子的烤肉,一边用沾满油脂的手在地图上指指点点,毫无顾忌,是不是还发出兴奋的呼喊声。“明天我们从这里出发,与敌军对阵,另外安排五千名长矛手,埋伏在山腰上。雷子,你带领六千精骑兵阻击敌骑,务必不可让让他们冲出我军的防圈,我会让大牛带一万骑兵,从两翼埋伏杀出,把敌人主力都给围住,形成包围圈,再一口一口吃掉他们!”白邦颜骤然信心十足,与雷子且谈且笑。

右羌“平川将军”凌宣带领一万三千人,在城下气势汹汹列下了推进的方阵,蓄力待发。“杀!杀!杀!”凌宣纵声狂吼,大斧左摇右摆。“杀!杀!杀!”一万三千人被震撼了,吼声如雷,如决堤的洪水,肆虐涌入幽州兵的耳朵,天际被震撼了,大地不停抖动着。羌胡开始动了,拍打战马声不绝于耳,继而来的就是一阵疯狂的加速,越奔越猛,前排五千人如万峦千峰,携着漫天的尘土,以惊涛骇浪之势冲来。两军相距五百步,三百步,二百步,白邦颜声嘶力竭大叫“放箭!”三千多名弓箭手不约而同射出了必杀的一箭。长箭满天,如雨般急促。“嗖嗖嗖!”前排羌人不断有骑士落马,其余各个持起武器,连盾牌都不举了,直接闷头向前冲。“好、弓箭手收缩到两翼,主力骑兵阻击,弓箭手密集射击密集射击,掩护主力!!!”凌宣人伏在战马脖子上,身体随着战马上下一起一伏,大吼道:“分兵三路!左翼两千人破开敌人弓箭手!右翼三千人破开弓箭手,中军六千五百人,随老子与他们主力杀上去!!!”二十步,木灵战刀圆舞,首先斩杀一名敌兵,立即又挥舞起战刀,以迅雷之势插入迎面敌人的胸膛,那人捂着伤口,痛苦地直惨叫,一个不小心摔下了吗,刀口迸裂,血如泉涌,铺洒在大地上。羌骑已经是疯狂至极,六千人的马速已到达了极限,不是人力所能抵挡。幽州骑兵的速度更本不快,被迎面狂奔而来的羌骑照头一击,如秋风扫落叶般。立马,阻击骑兵就死伤无数,阵性被冲的七零八散,反抗力甚微。羌骑在奔驰中挥舞武器,借助战马的惯性,力量要大上无数倍,胜负已定。雷子拼了命地指挥士兵,他擎起弓箭,“嗖!”一支长箭穿透了迎面而来的敌人的躯体,那人应声落马。雷子带着二三十人,左冲右撞,见马砍马腿,见人杀人,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咔嚓!”士卒们奋力砍断了一匹马的腿,马上的羌骑刚摔下马来就被十几个人杀个血肉横飞。凌宣透过人群,望见了正在马上拼命指挥士兵的白邦颜,他带着一百多人的突击队,像头猛虎看见了猎物般疯狂扑了上去。凌宣带头劈倒一个拦截的士兵,那人头骨俱裂,被震得东倒西歪,随后周边的羌人们一起加速,锐不可当,触者即死,拂过即伤……

白邦颜战刀猛举,大吼道:“擂鼓……”随着一阵急促的鼓声,正在混战的幽州兵好像见到了希望,用尽浑身解数左右杀敌。一面白字大旗就在敌人主将旁,一百多人兴奋地狂叫,又加快了马速,手上大刀上下飞舞,挑杀数人。陵宣弃斧从枪,枪上蹿下跳,如寒星点点,刺死了挡住白邦颜的三名士兵,又一刀插进马身。战马受痛,凌空飞跃,飞过了一道几十人围成的人墙,落地后还凶残地踢死两名士兵。人们都被惊呆了,无动于衷。大旗边一人大喊道:“保护主帅,保护主帅啊!”但立即被狂卷而来的铁骑吞没……
胡恒阴笑着望了望,没想到幽州兵竟这么不堪一击。他领一军士兵四处残杀弓箭手,但立马像撞到一面铁壁,又得后退。大牛领八百名精兵挡住了退路,气势如虹,似乎志在必得。胡恒摧马持刀,一刀以雷霆万钧之力砍杀。大牛毫不畏惧,拿起大棒就挡。两兵相交,火花四溢。二人大战了二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大牛也不恋战,领兵直往白邦颜方向挺进。胡恒得意了没多久,面色惨白,他们的五百骑兵被二千余长矛卫包围了。为首大将吼道:“收缩阵式,长矛手排开,五十弓弩手放箭!”箭雨急下,不断有羌人被射中,胡恒急得眼珠子都红了,大叫:“骑兵从八面强行突围,强行突围啊!”“大人,敌人手中可是二丈长矛,突围恐怕会死伤惨重!”一名小军官连忙说道。“怕什么,都给老子去撞!”“嗖”一支利箭射中胡恒大腿,伤口迸出几丝鲜血。剧痛把胡恒激得蛮兴大发,他恶狠狠地拔出箭头,任血如泉涌。那名小军官狂舞大刀,掩护主将后退,但为时不久,他就被密集长箭射成了“刺猬”,死前还不甘心,瞪大双眼向前冲了两步,便被一柄血淋林的长矛腾空举起。四面不断有长矛手被撞飞出去,但骑兵死得更惨,不是被刺中摔下马,就是战马被几柄长矛顶住刺死。由于马速不够,长矛手大占便宜。很快,除了东面胡恒率领的五十骑,无力再突围了。十几名士兵密集地罗列开来,胡恒又不敢太上前,急得汗流浃背,用刀狠狠扎入马身。战马受痛,长奔不止,撞死了好几个人。身后五十骑也纷纷效仿,“啪啪乒乓!”队形的士兵不断飞出,防阵撕开了一个大缺口,两翼的长矛手不敢抵挡,纷纷身退。胡恒用尽全身力气狂打战马,强行突围……
陵宣勒马一刀,白邦颜用力架刀,他只感觉虎口俱裂,自己刀差点被崩飞。又是一击,白邦颜左臂被刺史一枪,血流如注。陵宣旁一名屯长忽然想起了什么,火热的目光射向一旁的白字大旗,他用力吼道:“砍倒战旗,砍刀战旗!赏马十匹!”羌人们疯狂了,一个个争着往大旗方向猛冲。看到咫尺之遥的敌旗,羌兵群情激奋,杀得更加凶狠了。突然,一队骑兵旋风一般杀了上来。这些人如狼似虎,面目狰狞,一个个面若野兽,硬是将羌人的突击箭头打折了。陵宣在几个士卒的掩护下,飞速跳上匹战马,且战且退。他们是白太守的亲卫屯,“杀啊!”边军将士们又听到了友方士兵的助威声,急速挥动手中战刀,即使以一抵一,也值!突击队又剩下二三十羌人,他们撤退了,向战场西南面羌骑最密集方向冲去。陵宣杀敌忘我,竟忘了指挥一万多的骑兵,幸亏木灵一人苦苦支撑,但战斗力大打折扣。“哪里走?”大牛青着脸,握着粗壮的木棒,气势汹汹。八百多精骑迅速将羌人包围,个个持刀勒马,只等上司下达命令,自己便马上让眼前这几十人消失。“杀!”大牛坚定地大叫,随即操动战棍,一个翻江倒海,借助棒的惯性,将羌人打飞出去。“嗖!嗖!嗖!”天罗地网的箭雨出其不意射下,无数幽州兵伴着惨叫声纷纷落马,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大牛背后中了数箭,却还高举大棒,仰天长呼,五十多精骑立马保护大牛后撤,两翼队员也向主将靠拢,打马飞驰而去。原来是木灵在千钧一发之时,及时率领一千名步弓手赶到,救下了陵宣。陵宣擦了擦脸上的血水,整了整甲胃,勉强挤出丝微笑:“左翼骑兵还剩多少人?”“报将军,左翼军士阵亡八百人,伤三百人,几乎全歼弓箭队!”“不错!不错!”“上马,我们去胡恒那看看!”千骑打马狂奔。突然,一阵震天喊杀声传来,无数幽州铁骑从两边连绵不断涌来,羌人个个手脚发软,身体急速颤抖。四千五百人的卫队将陵军全线围住。“这是怎么回事?”陵宣惊恐地叫道。

《《风与云》 第一回 北凉州羌胡逆反,猛李简受命平叛》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