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棵柳

不知什么时候起,那棵柳就长在后门外的花坛中了。

七八年前,它第一次被我注意。那时,我上小学一年级,那棵柳的高度仅与我当时的身高相当;它的枝条细又软,而主干仅有我手指粗。花坛杂草丛生,覆盖了它的身影,使我仅能从某些角度才完整得看见它。而大多时间,它极不起眼。

时光赐予了它生长的机遇,宽阔的花坛也为它提供了足够的空间,于是在不知不觉中那枝干探了出来,每次经过时,它总占据了我的视线。时光飞快地流逝,花坛里的杂草时而枯,时而盛,而那愈发粗壮、愈发高大的柳树却总能骄傲地挺立,默默地伴着我成长。我时常关心它,给它浇水、修剪枝条,捉虫,还经常和它比高低。

每到春季,枝头渗透出新绿,生机勃勃,每一天都是一个模样——树叶生长的速度快得令人吃惊。而晚些时候,是柳絮飘飞的季节,白绒绒的一片,异常美丽。到秋季时,柳叶总是最后一个落光的,甚至连寒冬的冷风中,也能见到几片黄叶坚强地生在柳条上,这时,柳条仿佛被冻僵似的,黯淡又僵硬。但是倘若来场雪,那柳树看上去就有一番独特的美。

记得前年冬天,柳条无故被人折得惨不忍睹——甚至一条粗壮的树干也被硬生生地扯下了。这够我悲伤上一阵了,我整日沉浸在愤恨与绝望中。第二年春天,当我怀着绝望的心情走过这棵本该死亡的树时,惊喜地发现上面冒出的新芽。于是,它又继续顽强地在我的视线中生长。到春夏两季,柳叶上爬满了又黑又小的甲虫,枝条上挂着肥胖臃肿的毛虫,而主干上已被虫们打满了孔洞,叶子也被咬得不像样了。有好一阵子,那柳叶泛黄,有的开始翻卷掉落。但是没过多久。黄叶之下又出现了不可阻挡的新绿。在我最绝望、悲伤之时,它总能给我惊喜,抚平我的内心——有这样的顽强生命力,又能有什么困难与挫折能将其打败呢?

屋后的外墙,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雨,已经泛黄;窗台的铁架,也已锈迹斑斑,唯独那棵柳树,每年都在变换,在生长,每年都有新的面貌。父母曾问我要不要搬家,但每次我都果断而坚决地拒绝了——离开了我们,那棵柳树还能保证安全地生长吗?还能保证不被别人无情地砍倒吗?

不过,我想错了。即使我天天都守在树旁的屋子中,柳树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就在一夜之间,花坛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树桩了。那树的上半部分完全不见踪影,树旁连一根枝条也没剩下。

我的意志仿佛瞬间就崩塌了。七八年的心血,就这样不见了;精神的支柱,就断裂了。感觉自己的前途,都和那柳树一样渺茫了。我心中的愤怒喷涌而出,这愤怒却无处可去,于是只能痛苦地折磨自己的内心。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是不顺。再也没有一棵柳树能给我安慰了;再也没有一件东西能给我启发与希望了。于是不敢再看那树干,日子久了,也就渐渐淡忘了。

有那样一天,我再次见到那饱经风霜的粗糙树桩时,在深深的树缝中,看到了一点小小的,绿绿的芽儿。

《那棵柳》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