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思-徐可易之

又一次踏上村外面的那座桥。

沉重的脚步滑过坑洼的桥面。那声音,如哀怨,似叹息,仿佛向我倾诉着,使我不禁来到了记忆深处,那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回忆。

七岁,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第一次,我为眼前的景致所惊叹:首先,吸引我的是桥面上一道道印记。说是花纹,它们却深得像刻痕;说是刻痕,它们却精致得如花纹。那是岁月在上面留下的独特的美。移开目光,环望四周,眼前豁然开朗,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条清澈的河流。望向河拐角处,是两棵高大的柳,那颜色绿得令人怜惜。白绒绒的柳絮乘着轻盈的风,飞过河岸两侧伸出来的树丛,飞过小河的柔波,飞过那青苔点缀的桥墩,忽而向上飘起,越过一条曲折的石子路向田野飞去,又被田野的波浪托举着,消失在远方的天边。阳光照耀着,河水闪烁着。

时而有几个农民从桥上走过,有的挑着满满的水桶,有的搬着重重的麻袋,有的扛着沉沉的锄头,没有一个闲着,却没有一个不友好地相互问好。

我感叹于眼前的景,感叹于眼前的人。站在桥头,我觉得自己的思绪如流水般,穿过桥下,流向远方;像柳絮般,飞过桥边,飘向天边。这一刻,这一天,我都觉得自己融入了桥下那温润的河水,在美好的乡野中荡漾。

然而七年,短短的七年,我记忆中的美好已经改变了模样。我向往的心,如同被随意地遗弃了,沉入河底,渐渐地冷却。

抬起头,看到桥上的刻痕,看到河水,看到柳树,看到田野,好在一切都还在。但是为什么总觉得无形之中,有什么已经消失了?为什么桥已变得苍老、破败、奄奄一息,桥墩上已经荒凉了?为什么再也见不到浅浅的水下的鱼儿,草绿色的河水散发着淡淡的腥臭?为什么再也见不到柳树上令人心醉的绿,而在苍白中泛出一点枯黄?为什么再也见不到地里挥刀收割的身影,却传出了阵阵刺耳的轰鸣、冒出刺鼻的黑烟?我仰望天空,想从它那得到一丝安慰,却只见到它惨白、压抑的脸庞,偶尔能找着几抹颜色,却只是工厂大烟囱里冒出的浓烟。

隔着疏疏的树,轻易就能看见交织的公路与呼啸的汽车,这座桥已经很少有人走了。偶尔几个过客,也是带着一脸的冷漠、麻木匆匆地离去。

我突然来了股悲伤、绝望,童年的记忆已不复存在了。我惊惶不定地打量四周,却只能看见远处的吊车和半截高楼,听那叮当作响的锤子声,那刺耳难耐的电锯声。也许,那就是我脚下这片土地的未来:树木被推倒,石桥被爆破,庄稼世世代代长着的泥土变成柏油马路。一座座高楼,如铁窗一般,封锁着我们的生活,禁锢着我们的心灵。

这座石桥,又一次激起了我的深思:我们从大自然中走出来,文明赋予了我们灿烂的辉煌,而在我们发展的同时,我们,野蛮地摧残着大自然的面貌,无情地泯灭着我们的人性,让一个个冷漠、麻木的灵魂游荡在水泥隔绝的城市中。可悲的人类,可悲的我们,只有正确地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才能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我悄悄地背过身,离开了。一路上,我似乎没有听到脚步声,没有听到车流的呼啸声,听到的只有那座石桥的声声叹息——为了它的命运,为了它的大自然;为了我们的命运,为了我们的大自然。

感谢你给我的思考。

《桥思-徐可易之》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