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一,我拍一……属于童年的歌谣,是我们玩的第一步。从过家家到老鹰捉小鸡,从角色扮演到跳皮筋,贯穿童年的玩法,从无尽头。
石头剪刀布!决出胜负,分组,起组名。然后再石头剪刀布一决胜负,谁先来第一轮,输的人自愿的服气的用脚撑住橡皮筋,要么四角,要么三角,勇敢的人先跳出第一步,来到一根前,一跃,一转,再一跃,一根过了。于是按顺序每根都跳一遍,再回到最初的地点,跳回去。
下面的队员受到鼓励,再继续跳下去。谁一不小心碰到了绳子,被眼尖的对手发现,便只好恹恹地回去,等着队友再跳一遍来救他。碰到不甘心一点的,更是会反抗几句,为自己争一条命。
一关一关的过,皮筋的高度也越来越高,难度也越来越大,幸运是会有队友用脚帮你压住绳子,你便放心地跳过去,从双脚到单脚,从动两步到一步都不动。这个游戏被我们玩了千千万万遍,只是越到后来,少不了争吵,总是没有这样那样的公平存在。可以说是玩一次,便要吵一次,可还不是第二天气全消了,又兴冲冲的开始新的一局。
这是儿时的记忆,儿时的玩耍,简单纯粹,真实存在的。
可是现在,你还会吗?
看着从前的同学一个个捧起手机,玩起网游,心里总不是好滋味。抛金砸银,只是为了虚拟中的快感。渐行渐远的,我与他们,已经没有了回去的路。
玩?这还是玩吗?是现代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消遣放松方式?不信,不敢信,不愿信。这不再是那单纯清澈的快乐了。商业化的快乐,正在一步一步演变。
时间消逝,进化了一切,可这进化后的玩,似乎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玩了。而成了完,是快乐的结束。
何时,才能约几个伙伴一起,重新玩起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游戏,开怀一笑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