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来到这家小店,驻足。
店主常年不见踪影,据说是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可今天,却意外的在店里帮忙,于是,我便进去坐坐。
“皮蛋瘦肉粥,谢谢。”我轻声道。
“小姑娘,真会点呵。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回答的是那位老头。头发已花白,就连眉毛也带了些白,眼角的皱纹泛起涟漪。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老头亲子将粥端上来,在对面坐下。
“一个人啊?小姑娘。”
“嗯,爷爷。”我边回答,边要去拿汤匙乘粥。
“小心点烫。”
话音刚落,一位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过来,朝着位老爷爷用手比划了几下,爷爷笑着点点头,那老太太也便笑着走开了。
“爷爷,这……”我不禁好奇。以前从未见过她。
“啊,家里人,家里人。”爷爷脸上泛起一抹红。
“她,是……用手语?”我小心试探。
“嗯,哑了。不会说话了。不过是后天的。”
那莫非是有什么故事在?
见我期待的眼神,爷爷叹了口气说:
“那个时候啊,我们都在农村呢。那时的条件和现在比都没法比,生了病去医院都是很奢侈的事情。像感冒这样的小病就更别提了。就连吃药都很少。结果,有多少人都是被这些小毛病给害了。她就是这样,连续发了一周高烧,我那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连夜骑车把她送到县里的医院去。结果,还是去晚了。落得这样的结果。”
“所幸啊,不能说话,但是还是能听得见。那个时候,家里面都很反对,但是我说,她不就是失声了吗,无声啊,又何妨?然后我就把她娶进了门。那个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啊,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我啊,就每天给她说书听。她喜欢《红楼梦》,我啊,就一章一章地讲给她听,讲了不知有多少遍。她爱听啊,听的时候总会微笑地看着我,她高兴,我也就高兴了。她啊,那么多年都听不到声音,还是活的这般乐观。她,在那个无声的地方,过的比有声的都好。我啊,也是。她和别的老太太都不一样,没有了她们的唠唠叨叨,倒也活得自在。”
老头讲着,眼里还泛起了泪花。
一碗粥下肚,只觉得从舌头到整个鼻腔都溢着香味,而心,早已被温暖起来了。
是啊,有些时候,无声胜有声,只要我懂你,你也明白我,不用开口便是最好的言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