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李琰

外公说:“时间快呀,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很少回乡下陪我玩了啊,想他们呀。”

确实,光阴如梭,我和哥哥都从到处造反的混世小魔王变为了懂事的孩子,学业压力不断增大,也很少回乡下陪外公喝喝茶,下下棋了。外公总念叨着见不到我们、想我们,又不能总跟外婆抱怨,时间一久,闷在心里,总归不好受,家里有只泰迪,倒是讨外公喜欢,外公也只能把藏在心里的想念和它说说。

每次从乡下回湖塘,外公的眼里,总是泛着泪光,外婆说,他的目光,总是注视着车子离开,直到看不见车子才会转身回家。于是,这个寒假我和哥哥一早就回了外公家。

今年外公买了好多小烟花给我和哥哥,夜幕降临后,外公就带我们到家门口的广场上放烟花。我不敢点燃烟花,只好远远看着,全让哥哥放给我看。晚上引线不大看得见,外公就从家里拿了手电筒,替哥哥照着。引线一被点燃,哥哥和外公就快速向我这跑,外公终究是年纪大了,还没跑两步就慢了下来,哥哥注意到了,便抓着外公的手,带他一起跑。我看到外公脸上的笑容,比见到我们回家时更加满足。

跑到我这边,哥哥冲我挤挤眼睛,我便懂了哥哥的意思。我跟外公说:“外公,你把手电筒给我,你歇会儿,我帮哥哥照着。”外公说:“没事没事,你怕的,我来好了。”我说:“我跟着哥哥没关系的。”外公不放心地把手电筒给了我,说:“你跑快点啊,小心点。”

我跟在哥哥边上,帮他照着引线,哥哥说:“我们把这一个大一点的烟花点燃,放给外公看,你要是怕,抓着我好了。”我点点头,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只手抓着哥哥的帽子,两只脚跨开了,随时做好跑的准备。

一听到燃烧的“嘶嘶”声,我迅速跟着哥哥跑到外公身边。我们一左一右挽着外公的手臂。外公笑得和一朵花一样,可是,岁月流逝,外公曾经英俊帅气的脸上,早就悄悄爬上了皱纹。

曾经的外公,满腹经纶,生意做遍全国,朋友遍天下,处处受人尊敬。但现在的外公,老了,不久前,还查出了有轻微脑梗。他早已没了年轻时的野心,他想要的,只是希望子女们,能在他的身边,陪他玩玩,谈谈心。

烟花还在“噼噼啪啪”的想着,外公轻轻拍拍我的头,“孩子,想什么呢?”我笑着说:“没想什么,就觉得烟花好美。”外公说:“孩子们,烟花虽美,但它的美,很短。我并不奢望你们都能有着很高的成就,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是想要你们长大成人后,能够保持着本心,做着你们喜欢的事,永远不要被生活中的困难打败,变得空虚。不变的本心,才会长久,才会让你们活成你们生命中最美的样子。”

和外公一起玩的时光,总是收获颇多。外公对我们的教育,一直在潜移默化中引导着我们,让我们受益匪浅。我经常会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我们和外公玩的那一刻,这样,外公就能一直笑着,看我们成人,成才。时间,请慢些吧,让外公慢些老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