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张弓-徐可易之家长

儿子,十四年前,你刚生下的时候,爸爸、妈妈是多么地希望你快快长大,会说话,会走路,会表达你自己的意愿和想法,爸爸、妈妈就不用根据你的各种表情、哭声,去猜你在想什么,你想做什么?当听到你稚嫩的声音第一次喊出爸爸、妈妈的时候,当你迈出了你人生的第一步的时候,爸爸、妈妈是多么高兴。

你一天天长大,曾几何时,那个整天粘着我、用稚嫩的嗓音一天要叫上几十遍“妈妈”的小小孩,那个什么事情都要告诉妈妈的小小孩,那个认为妈妈是世上最棒、最美、最能干的小小孩,已开始变得“不听话”,甚至和我拌嘴、赌气,开始对我品头论足:你怎么会喜欢这首歌的?你拍的这张照片太没水平了!有时,还会遭到你的奚落:妈妈,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总之,你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秘密,有了许多宁愿和同伴分享,也不愿告诉我的秘密。你对事物有了自己独特的看法,我有点骄傲,又有一丝淡淡的失落,还有些许忧伤,为你成长过程中渐行渐远的脚步。

你正在长成自己,越来越多地表达自己,表现自己,我在惊奇的同时看着你离我远去。纪伯伦告诉我:你能给他们爱,却不能给他们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你能庇护他们的躯体,却庇护不了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居于明日之屋,那去处你不能拜访,即便是在梦乡。所以,我不能阻止你,只能加倍地、更死心塌地地爱你, 让你更快地远离我,成为你自己,成为与我有着很多不同的自己。

暑假里,我们一起看了龙应台的《目送》,她对亲情的诠释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也有人说,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以聚合为目的,只有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以分离为目的。父母对孩子合格的爱,就是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特的个体从自己的生命中分离出去。这种分离越早,爱就越成功。

我十分赞同。所以,妈妈能做的,正如纪伯伦所说:你是弓,你孩子犹如飞箭从弓上发出。我将用力将自己弯曲,或者让最有力的射者将我最大程度的弯曲,以便让我的箭更快地飞向更远的地方。而我的目光将永远追随你,即使你能让我看到的只是刹那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