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眼神-孙天南

人与人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是餐桌间手机的距离,还是一个目光,一个微笑,但我还记着您那遥远的眼神。
小时候,爸爸妈妈要工作,便把年幼无知的我,托付给您,您轻轻地拉过我,将我楼在您的身边,用您那粗糙,厚实却意外让人感到安心的手扶上我的小脸,一脸宠溺的,望着我,我有些羞涩地避开您的眼神,您望着我用您那炽热的眼神击穿了我心中的防线,我屈服了,对上您的眼神,其实是那么的随和,并没有那么恐怖,反倒有一种被阳光照射的柔和,从那以后,我便和您住在一起。
调皮的我越长越大,不断给您惹出麻烦,记得有一次,我趁您午睡时,偷偷跑出去,去田里玩,等你一觉醒来,发觉我没影了,急的满村子的叫我喊我,而我却已经悠闲地跑回了家,等夜黑了,你精疲力竭的回到家中,发现我在家中满身污泥时,您飞速的冲到我面膜前,吓得我赶紧捂起了脑袋,一个胸脯贴了上来,您抱住了我,耳边传来哽咽的声音,您哭了,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挣扎着从你怀中钻出来,我看到了你微红的眼角,皱纹越发清晰,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眼眸宛如浩瀚星河,然我迷失自我。不久后,我便被父母接走,你蹒跚着硬要送我,我坐在车内,倚在车的后窗,我看着熟悉的声影心中充满着不舍,可转念一想,往后会再见面的,谁知……
再见,已经是天人永隔,我见你的最后一面,您勉强的伸出打着点滴的手,握住我,我彷徨着不知所措,握着你斑驳的,血管突出的,满是裂口的手时,我才注意到你要离开我了,去一个我不在的地方,我哭喊,望着你深陷的眼窝里,眼神有些涣散,但还是很温柔,远远的瞳孔失去了光彩。
在烟波浩渺的大海上,奶奶的眼神是鼓满我船帆的一阵风,载着我如离弦之箭驶向遥远的彼岸,在你久久凝望的眼神中,我再次起航,即使是生与死的距离,我依旧能感受到奶奶那遥远的眼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