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眼神》——刘唯一

时光如流水,曾经近在咫尺的眼神,如今已远在天边,但仍使我难以忘怀。
儿时太婆的眼神陪伴了我整个童年,那慈祥温暖的眼神将一辈子刻在我的心上。
小时候一直住在乡下,常与弟弟到太婆家串门。太婆总是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弟弟到她的房间,将她儿女送来的水果和零食给我们吃。那双灰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满含爱意地望着我们,似一片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有时临近吃晚饭,肚子饿了就和弟弟跑到外婆家,缠着她做些点心给我们吃。至今一直记得太婆做的金黄诱人的鸡蛋饼,饱满雪白的包子……太婆总是坐在自家门口择着菜看着我和弟弟抱着碗狼吞虎咽,不时叮嘱我们:“慢点吃,可别噎着。”满眼含笑地望着我们。
随着年龄的增长,去乡下的次数明显少了,但周末节假日还是会去看望亲人。自太公去世后,太婆就一直孤单一人,常会跑去村边的石材市场捡垃圾托木头回家,被儿女看见了少不了被说一顿。太婆却只是痴痴的笑,眼里虽然含着笑,但还有着一丝无奈与悲凉。“看看她老一点估计要得老年痴呆了。”奶奶随口一句竟然成了真。过了几年太婆得了痴呆症,终日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也不能自理了。等我再回去看望她时:只见她穿着洗得发白的旧衣裳,脸上有几块淤青(奶奶说是她自己下床摔的),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只是嘿嘿笑着。回忆起儿时太婆那慈爱温暖的眼神,再看着她此刻暗淡无光的双眼,心中不免有些难过心酸。那眼神已离我远去了。
后来太婆去世了,连那双无光的灰黑色眼睛也没有了。但那曾经陪伴我整个童年的慈爱温暖的眼神却一直刻在心上。
遥远的眼神却近在咫尺,它一直在我的心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