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眼神-王怡

有时,看似遥远的眼神,其实就在面前,要看你能否发现。-题记
幼时,随着爸妈去看望外公外婆是时。总会看到外公捧着他那套茶具在屋里踱来踱去,花白的头发称着陈旧的茶具,别有一番岁月的味道。他总是拿出铁生口袋里的茶叶,一小撮一小撮地放入杯中,慢慢地加水。看着茶叶在热水中上下翻滚。我有些急躁,外公却说:“不急不急,第一遍要倒掉。”我嘟囔着,满心的不悦,却很是期待……外公泡的茶有家的味道,可外婆却不爱喝。可外婆总会最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外公的一举一动。那眼神中充满深情,充满温馨。
外公去世时,天色昏暗。外婆坐在沉睡着的外公旁,眼泪如江南的滂沱大雨,天似乎阴了半边。不知从何时起,外婆也爱喝茶了。她常常把那套成就的茶具搬出来,做在外公做的摇椅上,听这收音机“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的点点微笑,留到最后坐在摇椅上慢慢聊……沏茶,品茶,默然。外婆抬头看向远方,那遥远的眼神似乎穿过人间洒向了天堂,在茫茫的天地间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外婆也常常把我叫到身边,叫着当年的往事,将外公年轻时的儒雅,将他们的相濡以沫,将他们一起度过的那段如老照片一样珍贵的岁月。渐渐的,外婆的声音低了下去,空气中留下了一缕缕茶香。外婆静静的想着,那遥远的眼神仿佛穿过了几个春秋,在点点滴滴的记忆力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外婆是想想外公了吧,想到那个春天里给他送糖的少年,想到哪个在她生病时给她煲汤的中年人,想到那个坐摇椅上的老年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间屋子里,始终有一位老人,坐在摇椅上,每天固执地擦拭着同一张照片,固执的留着那一屋子的茶香。每天都坐在门前望向远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其实外婆的眼神并不遥远,她的眼神的尽头就在她的心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