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汪会斌

近大年三十,买鞭炮、对联的人多了起来。爸爸见此,批来了对联卖。刚好老爸又有些事,只好我单独上阵。
刚上摊,我就胆怯了,所要记的价格同海啸般瞬间冲垮了我的记忆防线。我苦着脸,嘴里念经似的念着价格。只听“吱”的一声,一位顾客下了自行车翻了翻对联,问道:“有没有福字?” “有,”我连忙回答,手忙脚乱地翻找“请等一下。”我生怕惹顾客不高兴。这淘气的福字,仿佛在和我开玩笑,刚刚还看见的,现在就和我玩起了捉迷藏。我额头冒出一层热汗,口里念着“去哪了?去哪了?”顾客有些不耐烦:“到底有没有?” “哦,哦!找到了!”我一阵惊喜,福字正朝我微笑。“多少钱一张?” “不贵,不贵,二元一张。” “给我来三张。”我心中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是完成了一次任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