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张珂诚

不知不觉,一个寒假又转瞬而逝。

春节定是其中最难忘的一段宝贵时光。可以和亲朋好友相聚,可以到处游山玩水,可以毫无顾忌的吃喝玩乐。

在春节期间,我又回到了久违的太婆家。

太婆家在乡下,家门口是一宽广的空地,前边有几棵孤独的树耸立着。土地平旷,与周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再往前就是一大片碧绿的田野。小时候,我经常和妹妹一起在这里玩耍嬉戏。

太婆家中有许多农具。每次回来,我定会拿着一把镰刀,漫步到大树下,看着泥土上的杂草,一个个用镰刀收割过去。这行为并没有什么用处,却也体会到了农民丰收的喜悦。

在雪天,家门口的空地就是最好的乐园。一片雪白覆在水泥上,随意抓上一把都是雪白的一片,随意扔去,也无需担心会砸到人。若是无聊,可以与妹妹一起打雪仗,她砸到我脖子上,我扔到她脸上,不亦乐乎,也算是回顾了儿时的温馨。

现在身在城市,处在筒子楼中,楼下的积雪都是一片片又脏又乱的污雪,想出去散步也没有多大地方可走,怎能比拟乡村!

每到乡村,还未开车门,定会有人从家中探出脑袋,看看是谁家的谁来了,再扯起嗓门相互提醒,不久便会涌来许多人,各个嘘寒问暖,即使并不是非常熟悉,也总是热情似火。

乡村的人们就是这样的热情好客,这样的淳朴。就如同这片黄土地一样,朴实自然,十分纯净,没有染上一丝城市的俗气。

坐在古老有些陈旧的椅子上,看这青砖瓦房,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清香,一种乡间特有的泥土气息。

广阔的土地上,麦香飘起,金色耀眼,在这片黄土地上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