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邵雨佳

“一碗百叶炖鸡汤,满盘回味滋味香”。离了家乡,倒也淡了情思。一时兴起忆起了家乡的百叶炖鸡汤,便忍不住回味着浓浓的乡土清结。

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常常会为我做百叶炖鸡汤。横山桥的百叶有一股香醇味道。乳白的颜色加上不一样的形状,简直是鸡汤中缺一不可的宝物。鸡汤,主角当然是鸡。外婆用的一直都是自家养的母鸡,肉质嫩而不油腻。外婆通常会把鸡肉放在锅中煮,带到七八分熟时,再放入事先切好的百叶,加上调料,盖上锅盖,调制小火,慢慢炖。每当这时,那时的我总是在不停地催促:“外婆外婆,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喝上这鸡汤呀!”这时,外婆就会微笑着说:“不要急,慢慢来。做事也是这样。慢慢来。”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待到屋中飘满了香浓的鸡汤时,就意味着鸡汤可以出锅了!外婆总是会提前为我备好碗筷,再给我盛上一大碗鸡汤。端起碗喝一口,夹一块鸡肉与百叶放入口中,鲜嫩的鸡肉与厚实的百叶交织在一起,滋味萦绕在唇齿边。“好喝!”一碗鸡汤下肚,我忍不住赞叹道。“慢点喝”,外婆说:“囡囡要记住这个味道哦,这是外婆的味道,这是家乡的味道。”那时的我只顾喝汤,哪里顾得了外婆的语重心长?

现在,下乡回家看外婆。与儿时的我相比,现在的我早已背负上了沉重的包袱,让我心生烦躁。颠颠簸簸的小路,更让我难以平静。终于到家,外婆早就在门口守候。外婆的黑发好像被时光小偷带走了,只剩下白花花的头发。下了车,外婆见到我,笑得合不拢嘴:“快进屋吃晚饭吧!”

一进屋,熟悉的香浓鸡汤味扑鼻而来,一下子抚平了我的心、同样一大碗鸡汤,也早就盛好放在了桌上。“我炖了囡囡最爱喝的鸡汤,赶紧多喝些!”外婆笑着说。拿起碗,喝一大口,熟悉的百叶,熟悉的鸡肉,熟悉的汤让我的心不再平静。这家乡菜就如同旧时好友,再一次与我重逢。它亦如长者,使我的心回归了原位。届时,我也明白了,这碗百叶炖鸡汤,浓缩的也是外婆对我深沉的爱呀!这百叶鸡汤,让我尝出了滋味,品出家乡的味道,会体会到外婆对我的情,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的心回到了最除的位置。家乡菜的味道,是时光将它烙在我的味蕾上,永不磨灭,永远存在。

“几片百叶一只鸡,浓浓乡结外婆情”。家乡菜,乡土情,外婆情,回初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