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会告诉我——孙天南

泠泠七弦,悠悠我心。因为对爷爷的不舍,我开始学习七弦琴。

“操练琴曲亦如演绎人生,各种滋味需慢慢回味,切记华而不实,妄自蹉跎。”爷爷曾这么教导过我,记得有一次,我要去参加一场重要的比赛。我早将那曲《高山流水》练得熟稔,打算在爷爷面前卖弄一番。

托,抹,勾,打,摇,每一个揉琴的幅度,我都拿捏得当,回味平日里老师的示范,我自以为此曲练得如火纯青。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

我抬头看着爷爷,期待着他对我的大加赞赏,可却看到爷爷两枚深锁,不见满意,斟酌字句良久才道:丫头,平日里你听我演奏时和你说的,你都没听进去啊!这曲子的曲调指法,我是挑不出错误,可情韵却差远了。”

我一脸茫然,你叹了一声:“难道你感受不到《高山流水》中的情韵么?你得慢慢回味,你想《高山流水》流传至今,不仅因其曲调婉转,更因为其中包含着对知音难寻,挚友不在的悲伤凄凉。

是啊,弦断不复鼓,知音难再得,我本以为曲只是浅浅的表达对山水,但细细回味,却是大相径庭的答案,我闭上眼睛心情沉重,倏忽间,心将我带到一片山水之间,高山巍峨,千峰竞秀,万壑藏云,一位琴者孤寂的坐落在山崖上,指尖一勾一壁,娴熟流畅,诚然如秋风荡漾,轻叩浅滩,铿燃如铁骑哒哒,飞掠秦砖,好像在说着”巍巍乎若泰山”却是谁,那声音如泣如诉?扬手一抹一揉,江水奔腾,浩浩汤汤,波涛如怒,“洋洋乎若江河”又是谁,跪坐泣于长江之畔,悲乎”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一曲终了,大势收拢,两颊那未干的泪痕,心中的忧伤久久不散,爷爷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与欣慰,微笑着看着我。“看来你的心已经告诉你了,向着心得方向去吧,孩子。”我点了点头。

七弦琴声再起,心中寻寻觅觅渐渐开朗,演绎着真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