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走远 钱泽龙

天空是这么晴朗,云多萧萧索索,懒懒洋洋的睡在天上。远处有几只鸟儿飞过,稍不留神,它们就消失在天际中。

这是外出散步的大好时机,我整装待发——一顶鸭舌帽和我心爱的伙伴。他蹲在我的身边,傲首骚弄着它棕色的皮毛,显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需要绳索,因为我知道它不会走远。

沿着马路小步的晃着,没有时间没有车流。有的只是我和我的伙伴。它显得十分兴奋,在草丛中穿梭,在树林间奔驰。但我总能看到他那娇小的头颅,吐着鲜红的舌头。看着他就有一种满足感,因为他总是陪伴着我,从未走远。

转过几道弯,进入了村庄,这里尽是小块小块的菜田,虽不壮观却充满乐趣。菜田里满是惹人嫌的小虫子,但他毫不顾忌,从这头跑到那头,再从那头跑回来。每一件事物都犹如宝贝,怎么看都不累。一伙儿他又跑回我的身边,摇着尾巴,水灵灵的眼睛满是激动,它咬我的裤脚,想让我也去欣赏他发现的宝贝。我变跟着他,飞奔在田埂上。

醒来,我人沉浸在欢乐中,但却有陷入无尽的思念,但我知道,他从未走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