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屋再见时 单弘毅

   很久很久没有看到那老屋上升起的缕缕炊烟,很久很久没有看到漫漫黑夜中老屋透出的点点灯光。记忆中的老屋,你还在吗?      
假期抽空回老屋看看,去寻找记忆中那个温馨、美好的小屋。可是,当我们再次遇到时,老屋已经不再是那个老屋了。原本是老屋的地方变成了一间破烂不堪的残屋。屋外de围墙上长满了野草,郁郁葱葱,老屋上也满是爬山虎,如果不走近点看,还真会以为那是个树丛。我印象中的老屋可不是这样的,记得她拥有高大的围墙,木质的屋子冬暖夏凉,奶奶手拿镰刀在不远处的田里割草。屋中粗大的横梁,八根树柱支撑着整个屋子。屋顶中间有一扇天窗,夏天的夜晚,就躺在摇椅上数星星,奶奶拿着扇子给我扇风。天窗,对,天窗,我急忙从已倒下半扇的门中跑入。那天窗虽已积了厚厚一层灰,但幸好没有碎,仍在那里,成为老屋中唯一的生存者。阳光透过窗户,形成斑斓的光束,照在地面上。家里餐桌椅子书案床铺,落满了飞尘,地上一踩一个脚印。母亲在一边感叹,几年不住人,好好的房子就坏了,屋也需要有人气,有人气的屋才不会烂。我沉思间,听到母亲的话,笑着说,又要建新屋了,有了屋,我们就会常回来,人气就会旺的。母亲高兴得连声说是。
晚上,我们借住在三伯家里,我却久久无法入眠。起床,独自朝老屋走去。小路上,月色如银,树影婆娑。老屋在月光里酣睡着,我不忍惊扰她的梦,轻轻走过去,坐在屋前的石阶上,静静感受着她那熟悉而温馨的气息。老屋,就像记忆中的爷爷,虽然疲惫衰老,却依旧那样安详。她淡定地面对这些年的寂寞与风雨,现在又用宽容、善良,真诚地接纳着我,给人一种将世事兴衰尽收于胸的坦然,让我静静地倚在她的怀里。
抬头,老屋上空的明月,皎洁无瑕。清幽的月光,如我对爷爷的思念,在夜空肆意流淌。小时候,父母常忙于家务,爷爷便成了我的看护者。夏日的夜晚,我常躺在爷爷怀里撒娇,享受着他那大蒲扇底下的凉风,仰望夜空,对着皎洁的明月,好奇地追问月亮里的故事……
不过,我也为老屋庆幸,老屋见证了我们一家的创业历程,又在时代变迁的脚步声中,完成了它所负的使命。
此刻,月亮躲进了云里,大山也睡了,老屋似乎在默默地等待明天新的变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