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 于泽瑞

回味,就是在品味真谛,品味真情,品味真爱

记忆中的那个午后,阳光洒满天际,门前那颗高大的杨树在院子里留下不小的荫蔽,突然间姥爷止住了脚步,我有些惊讶,只见姥爷的指尖夹着一根小小的粉笔,淡淡的冲我笑一笑,便挥笔在那粗糙的墙面上做起画来。

姥爷的画再简单不过了,粉笔一挥,弯弯的弧线,圆滚滚的身体,细长的耳朵似乎还在一抖一抖的,难不成是在倾听春天的气息,小小的眼睛里还透着聪慧的光芒,三瓣嘴似乎还在吃着嫩草,姥爷几笔就勾画出一只小白兔的模样。

我看向姥爷,花白的头发,条条的皱纹像沟壑般布满了姥爷的脸,不再强壮的四肢写满了岁月的无情。那正在作画的大手上也布满了老茧,那是他为儿孙奋斗过的痕迹。见我看他,他张开嘴笑了,残缺的牙齿反射着太阳的光,“怎么样,画得好看吗?”我点点头,“画得真好”他抱下我,下巴下并不坚硬的胡子却也扎的我生疼,我忍不住咯咯地笑着,笑的天真无邪,自由自在。

回到老家。依然是那面墙,身边却没有了姥爷的身影,屋里屋外只剩下姥姥冷清的身影,我仰起头望向天,似乎看到了姥爷在对我微笑,满目的慈祥。我学着他的样子,在墙面上画着兔子,却怎么也画不出那份温情,似乎有些东西消失了,就再也不会出现。

如今,只剩下回忆里有姥爷,那份关于姥爷的美好回忆深深地藏在心中,成为我心底最美好的风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