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走远

在我心里,住着一样东西,在某个安静的夜晚,它便会悄悄生根、发芽,从未走远。亲爱的外婆,我想你了。

记忆中,某个双休日,一大早,睡意正酣的我就被一个电话吵醒,“谁呀,这么早,真是的!”我不满地嘟哝了一句又翻身睡去。妈妈在接电话,睡意朦胧中,我感觉是外婆打来的,好像是叫妈妈去她家拿一只自己养的大公鸡,趁我在家给我炖汤补补,补着呢。鸡外婆早起已经杀好,全部弄干净了。被窝里的我无奈的笑了,大清早的,就为一只鸡,这年头还怕买不到鸡吗?咳,上了年纪的人啊,净爱瞎折腾!

妈妈很快就拿回来了,哇!还真是肥硕!于是,楼上楼下便都弥漫着好闻的鸡香。一上午,我都埋头作业里,写完作业,才感觉又累又饿。正在这时,妈妈敲开了我的房门,“来,尝尝!”顿时,一股裹挟着鲜味的浓香扑鼻而来,我来不及说话,端过便喝,一眨眼,一碗鸡汤被我喝了个底朝天。我满足的咂着嘴,似乎一上午的辛劳都被这碗鲜美的汤给化没了。我转身欲下楼,妈妈拉住我,让我给外婆道个谢。我拨通了外婆的电话,外婆似乎在等着一样,开口就问:“鸡汤喝了吗?好喝吗?”我说非常好喝,很鲜,很香。我分明感到电话那头的外婆开心的笑了,兴奋的像个孩子,“真的啊,好好好,你喜欢啊,外婆就再养几只!”

还要养?!我突然想起以前去外婆家,外婆总是一大早就起来喂鸡,打扫鸡圈,和外公去很远的小河里捞那种绿绿的康飘草给鸡吃,原来鲜美的鸡汤,是外婆几年的辛劳换来的呀!养大的鸡,自己舍不得吃,一只给了我,一只给了妹妹,而我一句“好喝”,就让她比中了大奖还要开心。

想起来,好久没去看外婆了吧。记得我是外婆一手带大的,童年的夜晚,外婆总是牵着我的小手一起去散步,记忆中外婆的南宅普通话至今不曾忘去。上初中前,我还经常回去看看外婆,外婆每次都会迎出老远,边拍手边叫我的小名,再给我一个拥抱。之后,我进入了初中,我以为我长大了,对外婆的依恋少了,其实我似乎比以前更分不清主次了——我总是以学习忙为由不肯回去,见到外婆的次数总算能数清了,外婆上一次也是用原来的方式来欢迎我的吗?我好想记不清了。

我很傻,以为那一切都是从前,都已流逝。童年的色彩渐渐剥落,渐渐远去,即便成长让我和外婆之间改变了许多,但我们之间的那份爱始终没变,只要有我的地方,都会生根,发芽。

某年某月某日的我,也许不在外婆身边,但我明白,外婆的爱一直都在,即使我没办法收藏,它也不会放手,不会走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