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秋天再见时

深深记得,上个秋天是滴艳的,这一次又会如何呢?
红叶永远是秋最好的记号,它的浓度则诠释了秋的浓度。而上个秋天的落叶,恰是好红的一大片。我于家迈出,入了叶林,落叶依旧撒了我扁头满身。呵,秋天似乎在与我打招呼,但却像在离我远去。

我紧握手中的落叶,再次陷入了秋的怀抱,我又去观了枫树。树依旧高挺,叶片也依旧艳红,毫无颓唐之色,细拾一片定睛看来,又是道不同。这番深红并不是能给人活力的颜色,相比之下不知比去年的老了多少倍,似乎整个秋天也老了不知道多少倍。我轻放下落叶,而秋在一抹残阳下如今带我最多的不再是心旷神怡的享受,而是数不清的惋惜与哀怜。秋就如此,一年一年,越行越远。

秋似乎不准备放慢它的脚步,它不再给万物镀上新艳,似乎也没社么人能够真正欣赏这番新艳。而这回,秋是真的老了,我分明看见它正无力痛苦挣扎着。想到秋便立马有了天高云淡的感受,而谁又能真正关注秋的变化呢?
我与秋的这一次相遇,我仅长了一岁,秋却经历了沧桑万变,如此之后,我们间也似有了隔膜。那些路边随意折花的,随意烧烤污染的,自以为秋越发年轻,谁又能体悟到秋的泪水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