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雨—杨雪晴

  夏季残余的蝉声中在人们大意的时候掺杂了落雨的声音,在啪啪雨声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家庭妇女,其次是早已习惯艳阳、懒洋洋躺着的猫狗,他们抬起鼻子朝上面嗅嗅,嗓子里哼唧几声,便溜回了窝,张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家里奔来跑去的脚,不慎耐烦地耷拉着头,伏在交叉的膀臂上。

家-曹柯韵

今天回家和爷爷奶奶一起过"七月半"。 一早我就去帮爷爷奶奶的忙,帮完后我到外面去转了一圈,我发现家门口的两棵柿子树已经长出一颗颗青色的果子,躲在浓厚的树叶之间,奇怪的是,这两棵树一棵很大,树枝都伸到前面的路上了,而另一颗则很瘦小,被挤在一边,估计是旁边的树抢走了属于它的养分。旁边河里的鸭子在"嘎嘎"的叫,这是三只我从未见过的可爱的小鸭子,正在争抢爷爷刚放下去的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