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曹柯韵

今天回家和爷爷奶奶一起过"七月半"。
一早我就去帮爷爷奶奶的忙,帮完后我到外面去转了一圈,我发现家门口的两棵柿子树已经长出一颗颗青色的果子,躲在浓厚的树叶之间,奇怪的是,这两棵树一棵很大,树枝都伸到前面的路上了,而另一颗则很瘦小,被挤在一边,估计是旁边的树抢走了属于它的养分。旁边河里的鸭子在"嘎嘎"的叫,这是三只我从未见过的可爱的小鸭子,正在争抢爷爷刚放下去的小鱼。
屋檐边下长满了草和花,还有一棵已经死了的枣子树,记得我小的时候经常来采这棵树上的枣子吃,我过后来这颗不知道为什么就死了,现在这棵树上已经一片叶子都没有了,前面的一条小路通向后面的一个工厂,不过小路上已经杂草丛生,厚厚地覆盖在了小路上,阻断了小路的去向。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与记忆中的模样大相径庭,叶子长来又落,花开了又谢,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家里那只陪我一起长大的老猫也已经死去,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回到家中,奶奶给我蒸来南瓜,她老了,头发白了,脸上有很多皱纹,眼睛也不再是明亮的了,但我能感受到她看我的眼睛里充满的全是关爱,这是这里几年来唯一不变的,也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吃完饭后,奶奶又开始准备要给我们带回去的菜,她总是想把最好的都给我们,自己吃点粗茶淡饭,别人送来了什么好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我们,想到我们可能都没有时间,就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大老远送到我们家里。
今天又是带着一大包东西回家,但这其实不是东西,是爷爷奶奶发自心底的爱。
我有两个家,一个是饱经风霜仍然挺立的老家,一个是华丽的新家,一个家住着爷爷奶奶,一个家住着爸爸妈妈,一个家不断的变化,一个家变化很慢,但都是我的家。
只要有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尽管岁月变迁,总有一天会面目全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