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曹柯韵

清晨,山间弥漫着一层又一层厚厚的云雾,我轻轻踏上纵横在山上有些潮湿的石路,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雾中,迎面扑来的是湿冷的山中特有的新鲜空气,而围绕在我周围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
风静悄悄的吹过,昨夜刚下的大雨遗留在树叶的水珠无声地砸在我身上,我打开伞,眺望相邻的几座山,它们全是相同的一种绿,偶尔会看见一些被掩埋在树丛里的房子,或者是一些高高的矗立在山顶的大石头,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在有一座山的大部分地方代替树木的竟是一座座整齐排列的坟墓,每一座坟墓都是一模一样的,每一座坟墓的旁边都种着一棵树,我想这应该是祖坟,也许这几千年来一家人世世代代的坟墓都集中在这里,这些坟墓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还能保存得这么完整也挺不容易。
我继续沿着千年古道向上爬,一路上看到了许多奇特的景观,有几棵树有60多米高,如果每层楼大约三米高,那么这几棵树就相当于二十几层高的楼房,还有一种树被称为寄生树,它生长在令一棵树上,如果那棵树死了,这棵寄生树也会因此死亡,我还看到一棵古银杏,树龄大约有2000多年,它的树上还另外生长了五棵银杏树。
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雨,我听到了雨点落在我的伞上而发出的"嗒嗒"声,周围古树的树叶因风的缘故,而自由的飘动发出"沙沙"声,这森林真是个奇特的地方,这里的风是自由的,树是自由的,云是自由的,雨是自由的,就连石头也是自由的,这里的一切都是自由的,没有人强迫他们该做什么,它们任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下山前,我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森林里的一切,我怕我下一秒就呼吸不到这新鲜的空气,感受不到这自由的山风,睁开眼看到的不是一棵棵那么有活力的树,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成为这森林里的一部分。
可我必须离开。
再见了,自由的森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