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闲逸-杨雪晴

昨日似是不过瘾,今日又悠悠转到了阳台。今日无多少云,夕阳,还是那个夕阳。

想放松一下,伸头探天,却探到了平时无法察觉的。那天蓝,一点也不矫情,它是深色的,却不让喜欢淡蓝的小女生讨厌,比淡蓝、更典雅、更庄重、更有内涵。若是一直盯着它,会让人有一种探索它的欲望,觉得,那蓝色之上,神秘莫测。所以,才会有我昨日之想——“蔚蓝”这个词吧。

风吹起,阳台上的东西叮铃当啷摇个不停,不时有人在外面呼叫。现在天色渐晚,前面屋顶上的锡纸也不见太阳的反光。风,只是有时掀起我的纸页,麻烦我一遍一遍把它翻回。

风阵阵从西边吹来,轻柔而又霸道,掠过人的脸颊,不仅是吹走夏热,使人神清气爽,中间还夹杂着种种香味。我这一回问到糖醋藕的飘香,听到哪一家空灵的铁锅声,好像要出锅了。哈,楼下一阵水声,一只手从楼下伸出来,拿着喷壶在浇水呢。他家盆里栽种的不是花,不是草,而是辣椒,最可爱的五彩椒,奇辣,紫色、白色、乳黄、大红、桔黄,一个人只有一个中指一半大,一头尖,一头鼓很招人喜欢。

想到傍晚老奶家,天天吃凉拌黄瓜。若是过年过节爱吃辣的爸爸和叔叔在,老奶一定会去摘一两个五彩椒。黄瓜切片,撒盐腌五分钟,把切好的五彩椒赛到盘子角落,端到饭桌上,不放其他任何东西,就是很美的一碟小菜。

风又刮过来,比上次强了许多,耳畔“呼呼风声”,沙沙叶声,纸声,人清爽无比,我闻到了那个味道,醇香却脆亮的拌黄瓜味,淡淡的。

又来一阵香味,像老家门前的清晨。几年前,道旁杨树还未被砍,两边野菜还未绝,清晨五点,薄雾缭绕,煞是舒服,把人提到一种忘我的境界。现在的风又像那时的雾气一样,透骨清凉,夹着淡淡的豆角香味。闭上眼睛,可以好好享受。此刻我心轻盈,随风飘荡,又如行舟大海,四面波涛。

猛然抬头,惊喜万分。正上方,半边月亮,隐隐约约,默默轻悬在天空。刚刚遮住它的云,飘走了,两边晴了下来,要下雨了。

那就,转身,在风中离开。

人生,也不过转角一瞬,多好。

《念闲逸-杨雪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