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生命—杨雪晴

等待,总是漫长的。但是等待,同样是一种经历,给予我们希望。

家中有一只小狗,取名为花猫。六月底,似是怀了孕。果然,现在肚子大了起来。

花猫,这个名字贴切。它是黑白相间的狗,似是一卷白色上泼了几处墨水,也黑地毫无规律。花猫的耳朵算中等,不长不短,引人注意的是她的耳朵,像卷耳猫,只不过稍大了些,这上面的毛却挺长。眼睛圆滚滚的,妈妈说是无辜大眼,长着一张狐狸脸。

如今,不到一周岁的她,也有了产妇级待遇。妈妈回家,叫的名字竟变成了她。中午,饭桌旁多了一个小盘,什么好吃的大鱼大肉都往她盘里塞,爸爸也要亲自喂她。这样的习惯把她培养的一听到擦桌子的声音就在旁等了。

有时休闲午后,花猫躺在地上,张开四脚,任由我们抚摸她的肚子。突然某一天,摸到一块硬处,家里人就惊喜的地叫其他人来摸。一堆人围着这只小狗指手画脚的,弟弟也蹦蹦跳跳。

花猫走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我们纷纷猜测肚里有几个小宝宝,公的母的,长什么样,不时看看她哪有不舒服,忙里忙外。从后面看,花猫的整个后半身变宽了,甚至有畸形,鼓鼓囊囊。下面的八个奶头也越来越明显,有两个已经鼓了出来。花猫也安分多了,不想再出门,就喜欢趴着休息;上楼梯也是一阶一阶地跳,不再冲跑;走路也麻烦许多……

我想起人怀孕也是这样的情景,自己整天辛苦,丈夫心急如焚,但是又紧张、喜悦;亲戚朋友也十分关心爱护……

我们都在等待,等待新生命的到来,等待花猫生命的传承。

我也想感谢我的母亲了,她是我的母亲,一位略胖、诚实、勤恳的人,也感恩我生命的来之不易。人生,怀着感恩之心,一路向前,等待生命的绽放。

《等待生命—杨雪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