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干妤佳

字典里对让的解释是:把方便或好处留给别人,谦让固然是好的,可一味忍让就不该适可而止吗? 夏日,炙阳,8月的空气总是热得稀疏,让人窒息。暑假里的这一天,我与小伙伴一同来到了乐购,寻思着打磨酷暑的下午时间。 走到马路边上,望见一个老婆婆在捡路上的人们随手丢弃的广告纸,她穿着一件黄色的小马褂,不难判断她的工作是一名保洁工。 我被她的爱岗敬业所吸引,便又一直观察着她。良久,一个年轻人一手拿着饮料一手插在口 … 继续阅读“让—干妤佳”

那阵风吹过—干妤佳

我站在学校的操场上,有风吹过校园,心里想着离中考也很近了,看着这已陪伴我近3年的校园,回想起伴我度过快乐时光的人,回想起我们一起哭过闹过,笑过珍惜过,心中便有无尽的不舍。可时光总在流逝,岁月总在过去,那些美好的时光也终究会随着这吹过的风变成泡影,成为回忆随风而去。 无风。 日子的轮轴每天都在转,它不应快乐而倒退,也不因悲伤而前进,总是不知疲倦,周而复始的转着。 初三的日子是劳累的,但却也是快乐的, … 继续阅读“那阵风吹过—干妤佳”

卖煎饼的老奶奶——陆宇乾

记得三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因为老爸出去办事完到了家,所以没来得及吃晚饭,我们就急匆匆地出门了。三月的风还夹杂着寒气,走大马路上的我,又冷又饿。在路过幼儿园门口的桥口时,眼尖的我发现了一个卖煎饼的摊位,看摊上还算干净,为填饱肚子,我们便大步流星的向摊位走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煎饼味道真是好极了。

《等待亲情》——刘婧

大雪过后,天空渐渐晴朗,但是天地间仍是一片肃寂。唯有风声依旧。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叫卖:“卖红薯喽,热乎乎的烤红薯。”打破了宁静。远处雪地上隐约走来一辆手推车,上面架着烤炉和红薯。后面一位中年男子行走在寒风里。走i更不能等待。近只见他瘦骨嶙峋,皮肤蜡黄。连脸上也被冻的红扑扑的。吐着白气。可是没人理采。他便来到一座学校前 停在了那里继续吆喝上几声。果然来了一波学生,其中最高的那个问:“红薯咋卖。”中年人 … 继续阅读“《等待亲情》——刘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