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三十五,世界依旧美好–徐可易之

最近不知不觉养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每天5点35分,准时到走廊上,向西望,看夕阳。

饭后,去教室的路上悠闲地踱着步,谈着话。偶尔指着路旁几棵树上奇怪的野果发一番议论,说过,笑过,大概也就忘了。世界在我们眼中,依旧是那么美好。

转过一个弯,便到了楼梯口。大多数时候,我们争抢着冲向教室;但有时或是有事,或是忘记了,又说着,笑着,走进门。

教室里或是空荡荡,一片寂静,只听到外面有人谈话、大笑;或是坐了几个人,一样地在埋头疾书,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同样一点声音也没有;但有时却不时传来阵阵哄笑,颇为欢快、热闹。不管教室里有什么样的情况,我总是在五点三十五一到,放下一切,向连廊走去。

夏天已逼近,太阳位置仍然有点高。但是细细观察,静静等待,却发现那刺眼的白光已渐渐向柔和的橘黄色渐变了,凝神注视,竟满眼是橘黄色的金光了。时间流逝,我也能感受到它的移动——每一分钟都在下沉。此时天空还是澄澈的蓝,但远方的云层却和夕阳是同一个颜色了,燃烧着。时间紧促,没等到它碰着远处的房顶,我便匆匆离去了,带着满心的欢喜与美的感受。几乎是每天,夕阳都会这样,照亮我的心。

但偶尔也会不幸地碰上雨天。原本满心期待的我立刻变得沮丧。终于,下午雨停了,我在五点三十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走廊上。

天空密布着云层,灰得压抑。我等待着,期望西边云层散开,给我一缕光芒。

上天没有眷顾我。天色渐暗,我正准备离开时,却惊住了:天空中竟有了一种异样的色彩——整片天,从地平线到天幕的顶端,泛起了淡淡的红色。这红色又产生了更加奇妙的变化——由淡红渐渐有了层深厚的底色,越来越暗,最后成了紫红。一切都在一片紫红的映衬中,原先再平常不过的教学楼、树木又有了另一番别样的景致。

我后悔没能将这绝好的美景留在照片中。但照片却是个枯燥的平面,如此景致绝对不可束缚在相片之内。这一切,是心灵的风景。

夕阳没给我它的光芒,却造就了另一番盛景。事后,我想:人生若为了看夕阳而去看夕阳,那么一旦哪天乌云遮蔽双眼,岂不是没有了生活的乐趣?

无论你走到哪里,何时,何地,四处看看,用审美的眼光,那么世界,依旧美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