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的荷——陆宇乾

总还是忘不了西塘的荷。
春天里是有很多事情可以让人怀念和沉醉的。人们赞美春天,春天的桃李,春天的拂柳,甚至是人们臆想出来的春天的希望、春天的风情。可谁知,一弹指,那桃红柳绿,那花落莺啼,全全被封锁,只留凄凄蝉鸣叫着盛夏晴空。
语文书里、文献记载、摄影展览、经典诗集中无处没有牡丹、艳桃的身影,文人们的笔墨似乎更多为他们挥洒。也许是因为荷的清高隐于世,才不会被众人发现其隐藏的美丽。
前几年在小县城的小公园里,偶然瞥见一些小荷的略影,本兴高采烈的扛着照相机前去,到了才发现这一池的荷,那叫一个惊艳,南面的几株团聚在一起仿佛在争着阳光争着雨露,东面的几株稀壤一些,却也不逊色,那全部展敞的花瓣,真能放下一个小婴儿似的,竟全部张开了,跟壮观的是桥上的游客们,相机的快门声,议论的争吵声,响彻了天空,怎一个躁字了得!我缓缓垂下了伸长的颈脖,目光只落向手中的相机显示屏,只能轻叹,只能哀惋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曾经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顿时全无了踪影。我的心仿佛缺了一块,一直到去年夏天才补回来。
那是在西塘的池子里,我因为一池枯荷儿落下了泪。那时游人不多,也许他们更愿意赏古道和石桥。可我就此站住了,站在一整池的残荷之前,这种气势让我不能自已。失去了娇艳的花,失去了挺拔的干,失却了明媚的叶,失却了燥热的夏天就这样站在我面前。我能清晰的看到那蜷曲起的瓣片,和垂下的黄色莲叶,一种久往的沧桑气息从眼前的大片植株的每一个细胞里蒸腾出来,迷了我的双眼一般。
我无法想象他们是如何从苦风凄雨中走过,真的好像政治失意的才子无奈投奔山野和自然,我看到了荷花的眼神是落寞,是满腹的志气,是不屈的操节,从一摇一曳中。
这一天我才真正认清了荷花的灵魂,这应该也是夏天的灵魂,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就算模糊迷茫,而绝不低头。
不靠近,不远离,这才是我面对这一池伟大的生命的距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