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梅-郭宇航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揉蹭到地上时,一位老妇人牵着一位胖嘟嘟的小男孩离开了家。

那是冬天,小男孩还沉醉在那雪被踩后而发出的“吱吱”声里,但他手里的那只棕色的德国腊肠狗却受不住了,一下子从小男孩的手里窜了出去,小男孩也追了上去。就这样,这三个影子在地上不停地移动着。

阳光照到了那栋楼(小男孩的家),影子被投影在柔柔的雪地里。就在那栋房子的墙角边,还有几株被寒风吹枯萎了的花。

小男孩被他的那只腊肠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够还好,与他一起出门的老妇人也及时赶了过来。她拿起小男孩嫩白的小手仔细地看了看:那些被绳子勒的红印子,像荆棘一样爬在了小男孩的手上,当他却一点也不在意,只是东张西望地瞧着。突然,他发现了一个令他感兴趣的事:在这条路的左边,几棵只有枝没有叶的树丛后面,有一个大园子。小男孩用手指了指,老妇人也随之向他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便拉着小男孩的手向那个园子走去。

园子中央有个喷泉,可那喷泉也只是光有个富丽堂皇的样子,里面的水可借了一层厚厚的冰。这时的腊肠犬似乎嗅到了什么,所以它仔细地,一步一步地向它的目的地走去。

小狗在一个被人废弃的饭盒前停了下来,饭盒里还有几块少得可怜的肉,但它却为此而蹦着,跳着。

一股清香跑到了小男孩的鼻子里,小男孩沉醉其中。它顺着香味寻去,寻到的却是饭盒上面的一棵树所发散出来的清香。树上还开着许多粉嫩嫩的漂亮小花,绚丽极了!对事物一知半解的他在看见花后开心极了!连忙问身边的老夫人:“这是什么花呀?怎么这么香?怎么可以在冬天开放?”连珠炮似的问题从小男孩的嘴里跑了出来。

老妇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原来,那是梅。

—送给亲爱的梅

写作缘由:记我们与梅老师相处一年的美好时光,赞梅老师对我们的关怀与教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