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与落花-翁杨帆

暴雨,疯狂的暴雨,无情的劈打着这座城市。落花能听到他们欢呼——疯狂的叫喊声,淹没了落花的无助呼喊。我举着伞漫无目的地走着,抬起手抹抹额前不小心淋湿的头发,不禁打了个寒颤,从温暖到这令人窒息的中月冷,老天爷变脸总是那么快。我踏过一片片水洼,看着水洼中倒映出的一张张狼狈的脸——我的脸,心中感觉无比苦涩。

我苦涩的不是因为我淋雨,而是因为这被雨打落的花,静静躺在水中,欢快的随着水流飘荡,似乎还哼着歌——全然忘记了从枝头掉下的悲惨,只是庆幸,或者说庆祝以及那通向死亡的自由。直到——直到那臭水沟里才会觉悟死亡与悲惨的命运了。本是百花盛开、竞相争姸的美好时节,却被一场雨所完完全全破坏了,是叫人惋惜呢?还是叫人惋惜呢?还是像林黛玉一样帮落花送葬呢?也许都不是,也许都应该。

这大概是这些落花的命运罢了,即使它们再怎么躲避,也全飘落。凡是花,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尚在鲜艳美丽时就埋进黄土中;二是逐渐枯黄,腐烂后化为尘土,随风散去,这场雨也只不过是提早了他们的死亡罢了,就这样罢了。么嗯?似乎是只是我为了惋惜落花的死而找的借口,亦或不是,罢了,罢了,一切就这样罢了。在我的世界里,一切都没有清净的界限,模模糊糊——但你还是可以看出美丑来的,因为你看,中间曲隔着这么一大段意义不明的东西呢。

落花被雨打落在了地上,反复冲刷,从原本的鲜艳喜之色,或红,或黄,或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洗成最朴质的白了,然后再被冲刷到臭水沟中,边上那不可洗刷的黑色——想想也感到可笑呢。就好像你精心准备的派对,却因为自己的贪睡没有参加一样——最后就像丑角一样站在落花满地的舞台上,随之而来的也只有暴雨了。

暴雨啊!暴雨,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