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吧(四)-李卓尔

第四滴泪·岂敢独活

渡鸦岭上终年覆盖的白雪和深灰的城墙上终于有了些别的颜色。不是象征希望的新绿,而是肮脏的暗红。是的颜色,战争的颜色。

随着敌方首领的死亡,这场战争最终像个噩梦,醒来了。噩梦常留下一身冷汗,此时战争留下满地尸体:身着金甲的士兵、勇敢加入的平民。最坚毅的王者也会茫然、震惊、归于悲痛

另一个人的梦也醒了——他在僻静处被墙砖砸昏,除了失去鞋子,他安然无恙。真的吗?那为何他脸上爱搞怪的眉毛轻了一下就固定成严肃的原状,随后赤脚向最高的山峰?为何他瞪圆的眼睛只望向凄清的前路,能言善辩的嘴似乎飞快地念叨着什么,又似乎保持紧闭

一个穿着不同于士兵的战士正站在最高峰的冰湖上。他走到冰面边缘,像搁浅的鱼一样大口呼吸,并不急促,但是每一口都仿佛如释重负的叹息。他大眼睛望向山下茫茫白雾和无尽冰原,就像看见一地子民尸体的王者那样,茫然——嘴巴保持张开、震惊——眼睛保持睁大、并归于悲痛——他随着这一口气的泄出开了手中血迹没顶的剑。他萎顿在地。与王者不同的是,他看见的不是子民的尸体,是他自己的

那个赤脚的身影终于踏上了灰白的冰面。没有一丝的停顿,他冲过去扶住了倒地的战士,也只是徒劳地让他躺得更平稳而已。他跪坐在战士身边,说些混乱的、祈求的话。他的脸总要成一团,又努力地做出安慰的微笑;他的话也是如此矛盾。他注意到了象征胜利的许多巨鹰在山峰周围盘旋,让他以为是等着吞食这位战士尸体的秃鹫,因此他突然沉默。

濒死的人表情要比他柔和得多,就像辛劳了一天的父亲回家的表情,放松是真的,欣慰是真的,疲惫也是真的。他的嘴还微张着,没有空气进出其中。眼睑也下了,是的,他了,将要幕天席地睡了。留挚友独活于这黑暗降临的世间。

被留下的人猛地抬起头来,无措地撇向右边,左手攥成一个僵硬的拳抵在鼻子上,试图掩盖他狼狈的哭相;他皱成一团的面容好似一个脆弱的孩子,哭得颤抖,唯一的出路是在冰天雪地中再能听见一个人的轻声安慰:妈妈,或者挚友。

哭吧,如今你只有自己能依靠。

 

战争已经结束!战士们为之赴死的国度已经安全!欢庆的人们中当有你们的席位,战士们!

可是。毁了的桥可以再建,失去家园的人民可以迁徙,失落的文明可以重现,可是逝去的生命……又如何能够复生?

不要留谁独活。


 

没有人愿意倒在胜利的门槛上。当你看见曙光,欣喜若狂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人能分享这种快乐,但是此时,那愿意分享的人逝去了。所有拼搏,就这样化为乌有。

只有死亡,是这样强大的阻隔,阻隔人世间的美好。下一滴眼泪,留给痛失挚爱的卡佩妮亚——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哭吧(四)-李卓尔》有一个想法

  1. 要问我最喜欢谁的文章,非你莫属,或许ldy的文章也有很浓的墨韵,却无法让人共鸣(或者说是看不懂)而你的文章华丽而不空洞,置身于一个空灵的世界中,然后用自己的思想装满了整个世界。让人感到充盈,满足 和美的享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