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古意》有感

“杀人莫敢前,须如猥毛磔,未得报恩不得归”。如一曲宏歌,绕心三日不绝。

念之,思之,那该是何样?穿过亘古,我从他身上,寻到些影子。

该是如他一般,屋外树下仗年少闲谈笑是不愿的,纨绔一生,矜夸紫骝好是不屑的,端居总觉耻圣明。如这位传奇:霍去病一般—–

自幼忧心天下,心有无边烈火,梦归铁马冰河。

是该就如霍去病一般,十七而横扫千军,夺冠封候。汗马出长城,乘墉挥宝剑,蔽日引高旍便是余生。

早早便记挂着“荒居旧业贫”,记挂着:“新鬼烦冤旧鬼哭”,记挂着“白骨乱蓬蒿”,记挂着“哭声直上千云霄。”

为除匈奴日昃不食,闻鸡起舞。

家,国,总是国为先,家为后,纵然位登万瘐积,功立百行成,面对美女名姬,万贯家财,阔宅华府,仍能坚定地道一声“匈奴未灭,无以家为。”

饮风沙,披炎阳,鲜血浸透了利刃,仍能回首怀一颗素丝般纯净的心,明晃晃地笑着,横刀对天,思报国。

该是像他一样,独留满身风霜,一身伤痕,苦痛他吞下,像一只刺猥一样竖起毛发披荆斩棘,只为一个海晏河清。

一直到最后的最后,听到那一句“失我祁连山,使我大畜不蕃息”,仍忧心留下隐患,直到“漠南无王庭”仍有着忧思。

英年早逝,是傲骨的不屈,一直前行留的光荣勋章。

他便是这句诗最好的解读了吧,我寻思着,他始终始终,报了恩,也不归呢,只为了一群与他毫无关系的百姓,为了一个国家,放弃了所有。每读每念,都感慨万千。

如今我无力束发披甲,但手中笔尚握得紧呢,眼中光尚扬得起呢,耳还清着,以心为剑,我要同那千万英灵,一同许国,不报恩,不得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